雅库小说网 > 后宫甄嬛传 > 第十九章 花落人亡两相知

第十九章 花落人亡两相知

        棠梨宫彻亮的灯火驱不散我心底冰冷的寒意,卫临已经奉诏前来看顾眉庄,同时为了方便医治他的先生,温实初也暂且被安置在棠梨宫向来无人居住的偏殿。一宫的太医、稳婆几乎全挤在了灯火通明的棠梨宫。

        皇后不被允准前来,只留在昭阳殿与端妃收拾残局,敬妃与胡蕴蓉安置各宫妃嫔回宫歇息,顺便陪伴因劳累而身体不适的贞贵嫔,槿汐与浣碧带了两位皇子暂且在柔仪殿照顾,打点一切未尽事宜。

        眉庄被送进内殿已经一个时辰了,除了偶尔听见几声痛苦的呻吟,再无半点动静。稳婆手里的清水一盆盆端进来,端出时成了一盆盆血水。我看得心惊肉跳,几次要冲进去,李长再三拉住我道:“娘娘不能进去,卫太医正在为淑媛娘娘接生,等下就好了,就好了!”说罢悄声道:“娘娘照照镜子。”我才发觉下颌两个深紫sè指印,若被眉庄看到,难免又叫她受惊。于是只得按捺下来,坐着静候。

        采月絮絮在耳边抽泣道:“皇后宫里逐了染冬出去,好像是安昭媛身边的宝鹊跟来想送一送,侍卫又不许,在咱们宫门前争执起来了。言语间惊动了小姐,小姐本来睡着,醒来时听说大伙儿都还在皇后宫中,本来就心里不安。又听见她们争吵,少不得去问个究竟,结果宝鹊嘴快说漏了,说昭媛娘娘和淑妃姐妹情深,今ri淑妃娘娘受了好大的委屈昭媛都极力声援。现在她和染冬不过是同乡,染冬被赶出宫了自己送一送而已。今ri宫里好大的风波,浣碧姑娘来了都瞒着小姐,为的就是怕小姐动了胎气,谁知小姐自己听见了,一时急起来便往皇后宫中去,结果奴婢陪着娘娘才到殿门口,就见温太医……温太医……”采月想也不敢回想,骇得捂住了脸,哭道:“小姐当时就惊住了,奴婢也吓得半天没回过神来,等发现时才看见小姐已经出红了,早知道奴婢一定死死拦着,断不让小姐出去。”

        我心底冰凉,抬起头死死盯着站在碧纱橱边泪光盈盈的安陵容,目光如要噬人一般。

        “好巧!”我走到她跟前,死死看着她,“你明明知道眉庄有了身孕不能受任何惊吓,你的丫头还那么巧跑到棠梨宫前闹起来。陵容,你说是不是太巧了?”

        安陵容微微噤声,凄楚地摇着头,抓住我的手臂哀哀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姐姐别怪我,我真的不知道会这样。”

        我嫌恶地甩开她的手,她神sè楚楚地望着玄凌,戚戚道:“皇上——”

        玄凌的心思只专注在内殿,不耐烦地朝她摇摇头,不加理会。

        她见玄凌并不看顾她,旋即带了一抹无望与凄楚的神sè,悲泣道:“姐姐可要相信我,宝鹊也是无意的。如果我知道会这样的话,情愿是自己替眉姐姐受苦!”她望着我,神sè楚楚道,“姐姐,咱们那么多年的情分,一同入宫又一同侍奉皇上……”

        我忍不住心底的伤痛与焦灼,狠狠一掌扇在她脸上。掌心与细腻的肌肤相触时心底有本能的恶心泛起,响亮的耳光震得正殿中的人一一回顾,玄凌蹙眉道:“嬛嬛……”

        这一掌拼尽了我全身的力气,震得手腕发麻,手心隐隐作痛。陵容发髻散落,半边青丝垂在脸颊,细白皮肤上五个鲜红的指印,唇角慢慢沁出一点血珠。我的胸口起伏不定,指着她道:“是丫鬟无意也好,你自己有心也好,你自己心中有数!眉姐姐母子平安便罢了,若有半点差池,我绝不与你善罢甘休!”

        陵容眼中的恨意似流星一闪而过,她扫一眼玄凌,一个耳光飞快扇在自己脸上。她下手极重,另一边脸颊立刻肿胀通红。她啜泣道:“姐姐打得对!是陵容管教下人不善,才闯出这弥天大祸!”她唤进宝鹊,宝鹊磨磨蹭蹭地踅了进来,慌忙跪下请安。

        陵容指着她恨声道:“你还有脸向本宫请安,你惊了淑媛娘娘的平安,存心叫本宫心里不安!”话音未落,宝鹊脸上早噼噼啪啪挨了好几下。陵容手上戴着成套的珊瑚米珠团福金护甲,下手更不留情,不过几下宝鹊两颊便已高高肿起,留下十几道鲜血淋漓的伤口。宝鹊早已吓得傻了,也不敢护住脸,更不敢求饶。宝鹃上来劝道:“娘娘当心自己身子。”

        陵容气得发怔,含泪道:“本宫与眉姐姐一同入宫,是多少年的情分,偏偏你这蹄子好不懂事惊了姐姐的胎气。若有什么闪失,我便跟姐姐一同去了,还要这身子做什么!”说罢又是一掌狠狠击下,陵容臂上带着尺把长的缠臂金,手上一用劲,宝鹊额头被刮出极大一个血窟窿,顿时血流满面,痛晕了过去。

        我咬着唇冷眼不语,到底是玄凌上来拉住了她的手,叹道:“奴才不懂事,你也要仔细身子!淑妃也是在气头上,说重了你几句。”他的目光似尖利的刀锋刮过宝鹊,“这奴才不懂事,拖出去乱棍打死。”

        陵容yu言又止,抿一抿嘴唇道:“皇上说的是。”她看一眼宝鹊,再不回顾。

        过了片刻,太医院副院判葛霁进来道:“回禀皇上,温太医的血已经止住了,xing命也无大碍。可是……可是……”他踌躇片刻,搓着手看看我与安陵容,为难地低下头。

        我顾不得避嫌,道:“你说。”

        葛霁“嗐”了一声,叹道:“只是与宫中内监一样,子息上再无可望了。”

        我心底一凉,强忍住眼中泪意,挥手道:“知道了,你下去吧。”

        白芷端了参汤上来,玄凌烦闷地一气喝下,“怎么还没有动静?”陵容拈起绢子擦一擦玄凌额头汗水,软语道:“皇上别急。”

        我端起参汤假意抿了两口,掩住沁入汤中两滴泪,不觉愧悔难当,实初,实初,到底是我害了你。

        不知过了多久,卫临满脸大汗出来,深深吸一口气,“淑媛娘娘受惊早产,此刻已经不好。微臣医术浅陋,且娘娘的胎一直由温太医照料,素ri是什么情况微臣也不清楚,实在回天乏力。”

        玄凌的手掌紧紧抓着蟠龙含珠扶手,手背上青筋暴起,半晌道:“孩子呢?孩子如何?”

        “娘娘出血不止有血崩之势,一直没有醒来。娘娘出血过多无力用劲,孩子的头一直出不来。臣以固冲汤给娘娘服下也不见效。臣不知娘娘是何体质,不敢滥用止血汤药,若是温太医在……”

        玄凌面上微见悔意,转身默然。葛霁忙俯首道:“温太医已经醒了,只是他现在的身子恐怕不能下地为娘娘接生。”

        卫临道:“不能下地也无妨,先用担架抬进来。即便不能助娘娘顺产,温太医素知娘娘体质,也可一同斟酌用什么药。”

        玄凌微一沉吟,我含泪道:“臣妾无罪,温大人也无罪。温大人无辜受罪已是罪过,若再拖累了姐姐与皇子,如何担当得起。”

        玄凌颔首道:“罢了,抬温实初进去。”

        温实初的气息微薄得如同牵住风筝的一缕细丝,仿佛一阵风都能断绝。卫临切了参片放在他舌下,轻轻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他原本苍白得如同棉纸的脸庞泛起一点死灰微燃的鲜红。他挣扎着支起身子,咳着道:“淑媛是心气逆转导致难产,她原本体质温厚,先用山参吊住jing神,再服升举大补汤。”他本就气息微弱,说上三两字便要停一停,此刻他心急如焚,催促道,“快、快——”

        卫临依言备下,着人抬了温实初进去,约摸一炷香功夫,稳婆出来时眉间已宽了两分,福一福道:“按温大人的药服了,娘娘出血少些了,温大人说还要盐梅七个烧灰为末,再用陈槐花一两,百草霜半两为末,烧红秤锤淬酒让娘娘饮下。”

        我手中紧紧绞着一块绢子,绞得久了手指生疼,此刻听稳婆说眉庄好些了,心中一松,才觉得痛。连连道:“快去!快去!”

        陵容念了句佛,欢喜道:“皇上安心些,姐姐定能吉人天相。”

        又过片刻,又一稳婆道:“娘娘已经苏醒,见温太医在旁也宽心不少,现下能用力了。”

        玄凌面sè稍霁,喜道:“你进去告诉眉儿。传朕的旨意,即刻晋淑媛为惠妃,让她安心生产。”

        那稳婆喜不自胜地应了一声,赶紧进去复命。玄凌握一握我的手,轻声道:“朕亏欠眉儿太多,等她平安生下皇子,朕就晋她为德妃,和你一样。咱们的ri子还长,朕会好好补偿你们。”

        也不知过了多久,几乎感觉自己僵立成了一块石头,只听内殿传来一声微弱的婴儿啼哭,仿佛宇宙洪荒之际忽然看见旭ri初升一般,瞬间照亮了无望的等待。白芷第一个抱了孩子出来,她喜极而泣,“恭喜皇上,恭喜淑妃娘娘,惠妃娘娘产下皇子。”

        我心口一松,仿佛全身的力气都用尽了,软软倒在座中,只道:“好!好!好!”又问,“姐姐还好么?”

        白芷勉强一笑,“娘娘累极了,说话的力气也没有。”

        玄凌眉梢眼角皆是笑意,抱过孩子看了又看,道:“好。是朕第四子,朕去看惠妃。”

        白芷忙道:“娘娘甫生产完,累得很呢。不如让娘娘歇息片刻。”

        我看着玄凌眼下一片乌青,亦道:“闹了整整一ri,皇上也累了,赶紧回去歇息吧。等姐姐jing神好些再来看她。”我福一福道,皇上先行休息,臣妾想在这里守着姐姐。”

        玄凌打了个呵欠,实在jing神难支,只好道:“如此也好,只是你也好好歇一歇,别累坏了。”

        陵容跟着玄凌出去,我抱过孩子细瞧,许是难产的缘故,孩子身上微微有些发青,身量也比其他孩子小些,抱在怀中稍轻,哭声也不甚宏亮。我心中疑惑,看着白芷道:“怎会如此?”

        白芷讷讷不语,正巧卫临出来,我唤住他细问。卫临稍见为难之sè,在我耳边低语,“四皇子的样子可以说是难产所致,也可能……微臣瞧着,倒有点未足月的样子,得要ru母细心照料。否则……”

        我心中一惊,低声道:“不许胡说!姐姐离临盆ri子只有几天,孩子怎会未足月?明明是难产才先天不足。”

        卫临躬身道:“是。四皇子的确是先天不足。”

        我把孩子交到白芷手中,正待进去看眉庄,忽见采月丢了魂一般跑出来,两手沾满了鲜血,指尖犹自滴落鲜红血珠,惊惶道:“惠妃娘娘出大红了——”

        莹心殿内殿还是旧ri格局,唯一不同的是房中有浓重的血腥气,躺在湖蓝弹珠纱帐之中的眉庄似一尾上岸太久的脱水的游鱼,轻飘飘地蜷缩在重重锦被之中。眉庄的脸sè像新雪一样苍白至透明,那是一种脆弱的感觉,我所认识的眉庄从未有过的脆弱感觉,仿佛一朵被秋雨浇得发乌的菊花,转眼便要随着秋的结束而湮灭。

        我轻轻揭开锦被,整床雪白的被褥全被鲜血浸透了。有凉风从窗缝中忽忽透进,轻微的凉意宛若一把锋利的尖刀狠狠插进心口,还未觉得疼,只晓得冷浸浸的整颗心都像是冻住了,我忍不住颤抖了一下,那颤意便立刻在全身蔓延了开来。

        温实初从担架上爬起,挣扎着靠在床边脚踏上,搭着眉庄手腕的指尖不住地颤抖,似秋风中的落叶一般。卫临一叠声地叫“拿牡蛎散来!”

        片刻,温实初搭在眉庄手腕上的手无力地垂落了下来,低低道:“不必了——”

        空气里是死水一般的静,周遭的一切好像寒冬腊月结了冰似的,连着人心也冻住了。心中狠狠一痛,我骤然大哭起来,“谁说不必了!谁说的!去拿最好的药来,治不好姐姐,我全杀了你们陪葬——”

        采月与白芷绝望的哭泣似绞绳一般一圈圈缠上我的脖颈,叫我窒息。眉庄散乱的发髻旁插着御赐的一双明珠金钗,衬得一对眼睛愈加失去往ri的神采——她兀自睁大双眼,眼中闪烁着与太过苍白的容sè截然相反的黑幽幽的光芒,晶莹澄澈的眸子定定地看着我,轻轻唤道:“嬛儿……”

        我脚下一软,伏在她枕边,落泪道:“姐姐。”

        她艰难地伸手,轻轻抚着我的额发,柔声道:“不哭了,我想和你说会儿话,你叫他们都出去罢。”我正要吩咐,她的声音更低,似在呢喃一般,“实初留下。”

        我按她吩咐,只剩采月、温实初与我在她身边,她吃力地伸出双手,“抱抱,给我抱抱孩子。”

        我怕她劳累,安慰道:“你现下身子虚,等好了再抱吧,ri子还长呢。”

        眉庄轻轻摇了摇头,她产后无力,摇头的力气只带动耳上碧玉银叶耳环轻轻一晃。她极力笑着道:“我知道,我快不行了——”

        我垂泪不已,“姐姐别这样说,很快就好的。”

        采月忍着泪把孩子送到她手中。眉庄抱着孩子的手有些发颤,我轻轻托住她的手,相视一笑。眉庄亲昵地亲吻着孩子的额头,宠溺中多了些舍不得,“你瞧,他这样小,这样软。”

        我悄悄拭去眼角的泪,笑道:“是。不过很快就长大了,你瞧涵儿和灵犀长得多快。”我笑一笑,握住她的手,“姐姐,你已经是惠妃了。皇上说,只要母子平安,就晋你为德妃。”

        眉庄恍若未闻,目光爱怜地留恋在孩子身上,像是看也看不够一般。半晌,她看着我道:“你这淑妃当得快不快活?”

        我一怔,轻轻摇一摇头。她淡淡道:“是了。你这万千宠爱的淑妃都当得无味,我又何必稀罕什么德妃。”

        我素知她心胸,劝道:“姐姐不在意德妃之位,可是子凭母贵,对孩子的将来十分要紧。”

        “我的孩子不会在意这些。”她淡淡回应,转头去看温实初,低低道:“实初,你抱过孩子没有?”眉庄的语气是少有的温柔甘甜,恳求道:“你抱一抱,抱一抱。”

        温实初目光眷眷看着孩子,双臂瑟瑟发抖,旋即转过脸去不肯再看,口中道:“微臣不敢。”

        我满腹狐疑,正yu说话,眉庄双目微红,眼中晶莹一闪,然而泪水终究没有落下来,只是以一种看彻生死的淡然,低柔道:“你还在怪我,是不是?”

        温实初低下头去,“那晚的事,也是我的错。你不用怪自己。”

        “是么?”眉庄难过地别过头,“你今ri挥刀自残,难道不是自责太深的缘故么?”因为失血,她的脸sè太过苍白,那一双眼睛就分外地黑,幽幽注视着他,“我知道,你终究还是恨我。恨我那一ri把太后赐予我和皇上的药酒给你喝下,叫你终身抱憾。”她厌倦地摘下头上明珠双钗掼到地上,那熠熠明珠本是因她有孕玄凌特赏她安胎的,“太后为了让我再次侍奉皇上,不让安氏与叶氏一味专宠,不惜让孙姑姑在皇上的酒食中下了暖情之药,还教我曲意逢迎。我一时激愤,灌醉了皇上,哄实初喝下了那酒。”

        “姐姐……”我不觉骇然,“你糊涂了!”

        “我是临死之人,有什么可怕的?这样糊涂一次,我很欢喜,终身无憾。”她眸光如雾霭轻轻在我身上一转,“只是实初心里一直有你,所以他很愧悔。”

        温实初沉默片刻,注视眉庄双眸,“你是皇上的妃子。”

        眉庄静静道:“自从十年前他背弃于我,我便再不当自己是他的妃子。”她轻声道,“抱歉。我明知你喜欢嬛儿。”

        采月潸然落泪,“小姐,其实这些年你心里都很苦,只有温太医真心关怀你,对你好。”

        “傻子,”眉庄抬手想去拭采月的泪,“你和我都知道,他对我好都是因为嬛儿,从十年前就是。”温热的鲜血从她体内汩汩流出,逐渐带走她身体的温度,她极力支撑也无法掩饰住她眼中逐渐失却的神采,像一捧烧尽的余灰,一点一点黯淡下去。“实初,我只问你一句话,你对我到底有没有过一点真心?”眉庄喘息着,鬓发被汗水濡湿无力地垂在颊边,“有没有过?只要一点点,一点点也不要紧……”

        温实初一向平和的脸庞苍白得吓人,眼底尽是血丝,憔悴支离。他只以沉默相对,眉庄的叹息似窗外一点微弱的风声,“你不说也不要紧,我情愿你不说,也不要因为我快死了而可怜我、骗我。”

        “那ri的药量不足以让我动情,所以,你不必抱歉。”温实初终于开口,“我关心你,也并不只是为了嬛儿。”

        “是么?”眉庄的唇角泛起一抹笑意,好似一江刚刚消融冰雪的chun水。她逐渐黯沉的眼底再次泛起晶亮的光泽,“那件事虽然叫你自责,可是能够遇见你,实初,我永远也不后悔。”她再次伸出手,“我的孩子,只在意他父亲疼他。实初,你要不要抱抱他?”

        温实初没有再压抑自己起伏的情绪,他小心翼翼地接过孩子,像抱着稀世珍宝一般亲吻着孩子娇嫩的脸颊,终于欢喜地落下泪来。他伸手揽住眉庄,这样的姿势叫他吃力,可是他的神sè这样欢喜,轻声道,“我的自责,只是怕连累了你,又连累淑妃。”

        他的亲疏在称谓上泾渭分明,我心中一宽,安静含泪微笑。眉庄的笑容似绽放在初秋的第一朵新菊,那样娇羞而明艳。时隔十年,不,即便在十年前,她也没有这般真心愉悦的笑容。

        片刻,她问我,“孩子还没有起名字吧?”

        我点点头,“皇上今ri也很累了。”

        “润。就叫润好不好?”

        “好。谦谦君子,温润如玉。姐姐,那是我们当年一起盼望的。”

        她仿佛很倦,眸中多了一份沉静的空灵与欣慰,无声地点了点头。她不堪重负地侧首,如羽双睫一低,一滴清亮的泪自目中坠落,洇入温实初的皮肤。温实初在轻抚中拭去她眼角的泪,“你不要为我哭。管氏与安氏最后指责我的话,真奇怪,我并没有想到淑妃,只是怕有朝一ri终究会连累了你。虽然我已成残疾,可是以后可以永永远远陪在你身边,没有人会像诋毁淑妃一样诋毁我和你。”

        眉庄轻轻颔首,“你要陪着孩子长大,永永远远,不要让他受人欺侮。”她温柔地靠在温实初胸前,“真好。你从没有这样抱过我。”她的声音含着满足,渐次低下去,“我累了,嬛儿,你要帮实初好好照顾孩子。还有,皇后和陵容,还有蕴蓉,你都要当心……”她逐渐无声,安静地依靠着温实初,良久,良久……

        仿佛还是在十几年前,夏ri的午后,院子里的芭蕉用清水洗过,绿得能滴出水来。眉庄睡在临窗的榻上,因着天气热,浅桃sè薄绡袖子滑下去滑下去,直露出一截雪藕似的丰润臂膀,臂上笼着五彩丝带绞的丝镯,还是端午时我亲手编了给她辟邪的,鲜艳一团更显得肌肤腻白如玉。樱红丝被齐齐盖在她胸前,她连熟睡中也是这样端庄的神情,鬓发一丝不乱,金sè的阳光覆上她的睫毛,似一只金sè的蝴蝶停驻上她的眼眸,那样恬静。

        此刻的眉庄唇角含着与温实初一样的恬静微笑,我握着她的手,在她含笑的眼里再次看到如梦的往昔,幼年时的天真烂漫,少女时的真心期许,入宫后的携手相伴,二十多载岁月,她终于在最后寻到自己一生的渴望。家族的荣耀、帝王的宠爱、盛大的荣华,所有的生死情仇、明枪暗箭后换取的无尚光耀,都抵不过此刻的真心相对。

        我退却两步,低低呢喃,“姐姐,我和孩子并没有你这样的福气。”

        她没有回应我,她再也不会回应我任何话了。

        我缓步踱出宫去,夜sè流觞,宫中的黎明前的寒意这样猝不及防地袭上我的身体。恍如经历了一场噩梦,梦魇所带来的焦灼与无力像汗液依附在我的身体,让我几近虚脱。无边的浓墨黑暗从头顶泼天洒下,有冷冷的雨丝滑落,宫墙底下的青苔带着cháo气蔓延而入,连带着心底也是一片荒芜如死的冰凉。

        眉庄走了,陪了我二十余载的眉庄走了。这世间再不会有人像她一般对我好,会为我哭,为我笑,陪我患难与共。

        我麻木地走着,身后远远传来云板的丧音,哀恸声四起,尖锐的报丧声惊破了后宫沉郁的黑夜,“惠妃娘娘薨——”

        雨越下越大,冰凉的雨水似要把我湮没,我颓然坐在永巷冰凉的青石上,失声恸哭

  https://www.yakuw.com/shu/187/16491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yakuw.com。雅库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aku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