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库小说网 > 后宫甄嬛传 > 第三十八章 同心

第三十八章 同心

        数十盏明灯照亮端妃清雅的披香殿,我与端妃相对而坐,各自执了棋子对垒分明。眉庄身形渐显,只做在一旁和采月挑选婴儿小鞋子上要绣的花样。偶尔砖头看一眼我和端妃的棋局。她淡淡道:“你和敬妃挑明了?”

        我“嗯”了一声,端妃笑起来:“观棋不语真君子。”

        眉庄“嗤”地一笑,“我本不是君子,何必学男子观棋不语。”

        端妃执着棋子笑,“原我瞧着你老实敦厚,岂不知你已学得和淑妃一般油嘴滑舌了,当真如今只你一人怀孕,皇上越发把你宠上了天。”

        我笑道:“姐姐说眉姐姐也就罢了,何必扯上我呢。”

        端妃笑道:“谁不知道皇上如今在后宫里只去三个地方,你的柔仪殿,徐贵嫔的空翠殿,还有便是她的莹心殿。你们都知晓了结果,皇上整日日念叨着淑媛能再添一个皇子就好,燕窝是流水样送进莹心殿去,还怕不知足,只叫淑媛安心保胎要紧——只看着淑媛呢。”

        眉庄头也不抬,似笑非笑到:“姐姐心里和明镜一样——何尝是疼我,不过是看肚子里的孩子的情面罢了。”

        端妃的眉目在烛影下显的格外舒展,似浅浅一抹竹影,“别不知足,你只是看景春殿那位——听说得面些的奴才都敢给她脸色瞧,和在冷宫有什么区别。”

        眉庄轻轻一横,头也不抬,“姐姐就心疼她,我却不心疼。先别说谁没熬过那样的日子,只怕落在她手里吃苦的人就不少。”

        端妃笑道:“我何尝疼她,只不过心里总有个疑影儿——听说胡昭仪话里话外的意思,总没下那么重的手。”

        我心下一动,端妃一向剔透,不觉道:“重不重的也是皇后手里的太医诊出来的。”

        端妃微微凝神,托腮落了一子,缓缓道:“正是如此……”

        眉庄眉心拧起,嫌恶到:“皇后……谁知道她葫芦里卖什么药。皇上还可说是疼肚子里的孩子,皇后只当是疼我的命罢了。”

        端妃轻轻一叹,“我晓得你苦了那么些年心里总有疙瘩,只是现下既已有了孩子,那就什么也不要想,安安心心等着作母亲就是。”端妃停一停,“你只看我和敬妃,作梦都想要个自己的孩子,却不能如愿。”

        端妃语气平淡,仿佛在说旁人的事一般,然而内心的苦楚如何能向旁人说清。真正的痛苦,永不能溢于言表。

        我执起一把小剪子,减去多余的灯芯,缓缓道:“这样和她说白了,真不晓得对她是好事还是坏事,我夜里都睡不安稳。”

        端妃微微蹙眉不语,倒是眉庄别过脸道:“一辈子不知道,到死也是糊涂鬼,更便宜了旁人借刀杀人。”

        我垂着眼道:“你倒不骂我坏了心肠。”

        端妃轻轻抿了一口茶水,“十余年前,自我知晓自己被灌了红花再不能生育那日起,我也夜夜不能安睡,一闭上眼便是噩梦缠身,醒来连枕头被褥被泪水打湿了。一个女人若无端被剥夺了做母亲的权利,乃是世间大痛。”她顿了顿,“情愿清醒,也断断不能糊涂。”

        我点头,抬首望向均昭殿的方向,不禁担忧,“姐姐没瞧见昨日惊人的样子,我真怕她会痛苦得发疯。”

        烛影摇红,愈发映得端妃云鬓如雾,她沉稳道:“她不会,她在宫里活了那么多年,许多是司空见惯,即使落在自己身上,到底她也过了能够生育的年纪,再痛也不会死过去。”

        眉庄抬起头,眼中有异样的光芒,冷然道:“我不知道敬妃如何想,但眼下若有人要害我的孩子,我必定杀她一千遍一万遍,叫她永世不能超生!”眉庄怀孕以来,那股冷冽清疏之气淡化了不少,整个人被母性的安宁恬和气度笼罩,如一枚开蚌后的珍珠。

        如今她说出这番话,足见她有多么爱这个孩子,哪怕她不爱玄凌。

        寂寂深宫,君王的情意并不足以维系终生,唯有孩子才是一生的依*。

        端妃气定神闲,“要死要疯,也不会到了这个时候。见多了生离死别,才晓得好好活着有多要紧,敬妃还有你的胧月呢。”她挽一挽袖子,“只是心里有了恨,她已不是从前的冯若昭了。”(eb用户请登陆1下载tt格式,手机用户登陆

        眉庄折了一个“如意连枝”的图案,望着远处微微出神,道:“她不是一个只有恨意的女人,她有胧月。”

        端妃用玉搔头挠一挠头,嗡然看着我到:“你把胧月交给敬妃抚养是个很好的决定,于人于己,皆大欢喜。”

        “但愿吧。”眼前一跳一跳的烛火,仿佛一口浮游的气息,跳动不已,“强行把胧月带回我身边,只怕这孩子会恨我一辈子,我情愿慢慢来,不至于他日相见无地。”

        端妃颌首道:“确该如此,胧月那孩子是有几分气性的,勉强不来。”她淡淡一笑,“如今你也是三个孩子的母亲了,我却还总有疑惑,以为还是你刚入宫那时候。”

        我微微垂首,望住墙上自己的倒影,看不清容颜是否已久,只觉得侧影如见,比当年清瘦了些许。人比黄花,其实连黄花也不如许多。

        而一颗心,已是瘦到虚无了。

        端妃神色有些恍惚,烛光熠熠,四处蔓延着一种秋夜萧索沉闷的气息,殿中翠织金秀的帷幕反射着沉甸甸的暗光,端妃忽而一笑,声音仿佛是从古旧的记忆中穿来,看着我到:“方才看着你的侧影,真的与傅婕妤很像。”她道,“两年前,我曾与傅婕妤同在上林苑下了一局棋。”

        我安静看着她:“姐姐很喜欢她?”

        “不是”她淡淡道:“我只是忆及你才肯与她说话下棋。”

        我微笑,“傅婕妤真的那么像我么?”

        “像你,也很像一位故人。”

        我低头默默,“我知道。”我转头看着窗棂上“六合同春”的花样,明明是吉祥欢喜的图样,心下却只觉黯然,“真的很像么?”

        她点头,“我没有读过书,却也知道咏雪词,傅婕妤是‘撒盐空中差可拟’。你是‘未若柳絮因风起’,形似与神氏之别而已。”

        我想起前事种种,更是恻然,“撒盐也好,柳絮也罢,终究只是像雪罢了。”

        “我只是提点你一句,像雪并不算太坏的事——你自己细想去罢。”

        我低头不语,只怔怔托腮仔细品味她话中深意,眉庄看我与端妃一眼,道:“你们越发爱打哑谜了。”她停一停,“我只知傅婕妤入宫那一天,所见妃嫔无不色变,宫中风传她像足了你,直疑心是你姐妹。”

        我讪笑,“像我,也足以叫人害怕了吧,她自己可知道与我容貌相似?”

        “皇上专宠如此,人言纷纷只怕捂上耳朵也躲不过,她怎会不知。”眉庄看一眼端妃,静静道:“她恨极了像你,而像你,是她获宠的唯一资本,她不敢也不能舍弃。”

        我念及五石散夺宠一事,心下警醒,低低道:“所以……”

        眉庄如何不晓我的意思,“当日之事,实在蹊跷。我总想不出五食散怎会神不知鬼不觉地进了她宫里,她与皇上一同服食,总不会一无所知。”

        端妃捻着手串上的祖母绿圆珠,沉吟着慢条斯理道:“如若她也觉得时时有被人夺宠之虞,一心想要固宠,又不愿只凭容貌承恩于殿上,再有人从旁诱使,她必入瓮中。”

        眉庄低低叹一口气,拍一拍我的手道:“终究也是逝者了,个中情由,实在不必多加揣测,顾好自己才要紧。”

        端妃安静抿唇,衔着笑意道:“也是,如今淑妃你最该思量的是如何与敬妃联手,我太晓得她的脾气,未解此仇她是不能罢休……”

        “她不会冲动的,姐姐安心。”我笑盈盈望着端妃。“其实姐姐是最睿智的……”端妃眼波盈盈,口中截然道:“你放心我断断不会出手助你。”

        我微微松一口气,沉静道:“我也作此想,姐姐向来洞若观火,最能冷眼看清乱局。再者若让姐姐沾染了是非,来日我若有不虞,也怕无人说得上一句公道话了。”

        这日天起清爽,寒意却如一层冰凉的羽衣披覆于身了。我午睡醒来,和乳母一同哄睡了灵犀和予涵,正看着谨汐和浣碧在后院里翻晒着冬日里要穿的大毛衣裳,外头阳光耀目,晒在冬衣上有股子蓬松的棉花的香味。

        日影无声无息转移,我兀然抬头,却见敬妃安静站在重重飞檐下仰望远远天际,却不晓得是何时进来的。不觉笑道:“姐姐怎么悄没声息就进来了,倒唬了我一跳。”

        她的语气漫不经心,仿佛什么事都不曾发生一般,“也没什么,只觉得同样的日头,在柔仪殿看就是比在均昭殿看舒服。”

        其实均昭殿并不富丽,唯一的好处就是日光充裕,即使到了冬日也暖意融融。“均昭流霞”更是紫奥城胜景之一,独独赐予敬妃所居,可见玄凌对敬妃的重视。

        她转念向我笑一笑,“带我去看看韫欢和涵儿,好不好?”

        我点头,牵她的手进去,锦绣堆褥中,灵犀和予涵一边一个安静睡着,乳母支颐在旁轻轻拍抚。

        敬妃静静站在一旁,看着睡梦中孩子绯红的小脸,声音轻微得似柳梢溅起的涟漪,“人人都说均昭殿日光丰美仅逊于皇后的昭阳殿,都说当年华妃之下皇上最爱重的就是我。可是从那日我知道皇上不过是携我以衡华妃之势时我的心里便再没有见过阳光明媚的时候了。”她的声音仿佛不是自己的,神思荡漾在久远的过去,“和华妃同住一宫的那些日子,我直到今天做梦还会惊醒过来,你想不出她那样一个人会弄出多少下作的手段来难为你,既然皇上的恩宠不可*,我只发疯一样想要个孩子,让往后的日子不那么孤苦无依。”她的手指微微发抖,“我总当是自己福薄,怨不得天怨不得人。后来新人陆续进宫,皇上也不大理我了,我只好了断念想。”

        我握一握她的手指,柔声道:“那已经是过去的事了。”

        敬妃点头,鬓间饱满的白玉凤凰微微颤动,“我总当是的。你离宫之后,我有了胧月。”她掖一掖孩子的被角,目光温柔得似能沁出水来,“她刚到我宫里时那么小,软软的一团。那天下着雨,送他来的内监不当心,半个襁褓都湿透了,胧月冻得直哭。他们又欺负靳娘是新来的乳母,给她吃的肘子里下了许多盐,害得靳娘都没有乳汁,饿着胧月。我恨极了,抱着胧月在均昭殿前动了宫规,把那起子奴才个个打断了腿,从此再无人敢轻视她半分。我要叫这宫里所有的人都知道,胧月帝姬并非没有生母爱护,在我冯若昭处,她便是均昭殿的主人。”

        我心下感动,要抚育废妃之女,还要叫人不敢轻视,敬妃的确是煞费苦心。

        睡梦中的灵犀或许是觉得热,不耐烦地转了转身子。敬妃小心翼翼抱她入怀,她的手稳妥而娴熟,像一个小小的船,把灵犀牢牢拢在怀中。大约是觉得睡得舒服,灵犀嘟一嘟嘴,又沉沉睡去了,敬妃把灵犀放入小床中,凝视她小小的脸,“那时候,胧月日夜哭个不休,非要人抱着才肯睡。除了靳娘和含珠,我一个不信,一个不*,只和淑媛一同陪着胧月,乱流去抿一抿。”她一笑,“我这样说并非炫耀,妹妹可别吃心。胧月到底也不是我亲生的,若是亲生的,或许要被我宠得不成样子了。”

        我握着她的手,感泣道:“姐姐把胧月教导得很好。”

        敬妃神色复杂,附在我耳边道:“当年为求生子,我日日服下无数苦药,甚至在宫里偷偷养了个小相公。”我闻言变色,忙把平娘和钟娘遣了出去,按住敬妃道:“姐姐可疯魔了,小相公乃是妖孽之物,向来为宫中所禁,若被皇上和皇后知晓,不治姐姐一个秽乱宫闱才怪。”

        敬妃静一静道:“不过是个手脚会动的檀木娃娃,我只为求子之用,当是也是病急乱投医,一两月后想明白了,就叫人拿火焚掉了了事。”敬妃冷笑一声,“近日旧事重提并非说我当日昏愦,我爱子如命,谁害得我今生无望,我誓不与她善罢甘休。”她手中“咯”地几声脆响,面上依依含笑,若无其事地松开手来,其实手指上戴着的几枚琉璃白玉护甲被生生扼断在手里,零落在地上。

        我拢一拢鬓边的珠花,“姐姐既定了主意,就好办了。”

        我挽着敬妃进了柔仪殿,重烧了暖炉,又叫小厨房炖了贝母乌鸡汤来一同用点心。浣碧服侍着我们吃了,又打发了几个小宫女换了瓶里的菊花,我斜坐着看他们忙碌说笑,也觉得有趣,正与敬妃闲话,玄凌已经进来,笑道:“远远听见你这里语笑喧哗,好不热闹。”我欠一欠身微笑,“皇上可是被这热闹引来了。”敬妃见玄凌到了,当即起来行了一礼。

        玄凌爱怜地拢一拢我,道:“你在这里,朕怎么舍不得你不来呢。”又看敬妃,“你本来就和淑妃交好,是该多走动。”

        我笑着斜他一眼,柔声道:“秋凉了,皇上一路过来必觉得冷,拿热毛巾焐把脸把。小厨房里做了什锦蜜汤,很是清甜入口,皇上可要尝尝?”

        玄凌道:“正好渴了,你倒想着。说来也怪,明明朕有时想着你劝朕要雨露均沾,往别的宫走,可是无论到了哪里什么点心汤水,总觉得是你这里的最好。”说罢唤小允子捧了上来。

        我婉转看了敬妃一眼,娇嗔道:“敬妃姐姐在这里呢,皇上也不害臊!”

        敬妃抿唇而笑,“皇上说的也是实情,别说是皇上,连臣妾也——惦记着淑妃妹妹这里好,无事也要来走上两三趟——只怕妹妹嫌烦。”

        玄凌点头而笑,“她怎么会嫌烦。你把胧月带上,涵儿和灵犀都是她的弟妹,孩子们总在一起好。”

        玄凌这话说得体贴婉转,我亦感激。若说为我叫胧月来,只怕敬妃吃心,而论手足之情,那是理所当然的。

        我微一思索,索性把话挑明,“方才臣妾与敬妃姐姐商量了,涵儿和灵犀都还小,少不得臣妾照顾,实在是无暇养育胧月了。只得请敬妃姐姐辛苦几年,待得胧月来日出阁下嫁,再好好写敬妃姐姐就是。”

        玄凌不意我有此说,倒是愣了一愣,片刻扬唇笑道:“甚好!你既与敬妃商议定了,朕也不用总是为难。左右均昭殿与柔仪殿也不远,多走动就是了。”

        敬妃见玄凌欣然应允,忙起身谢恩。玄凌抬手饮了一口什锦蜜汤,抿嘴道:“的确不错。”又道:“这汤里有菊花,菊花性凉,你还在月子里可吃不得的。”

        我颌首轻笑,“臣妾晓得,原就是预备下了给皇上的,皇上国事操劳,喝些清新下火的东西最好。”

        他伸手刮一刮我的鼻子,“还是你最有心。”有瞬间恍惚,仿佛还是那个人用手指夹一夹我的鼻子与我说笑,我几乎微微发怔。玄凌道:“好好地怎么呆着,可是不舒服么?”

        “臣妾没事……”我正欲说下去,却是内务府的内监到了,行礼到:“启禀皇上,给徐贵嫔的封号已经拟好了,请皇上御笔亲选。”

        玄凌道:“朕看了一天的折子眼睛正酸。”说罢看我,“嬛嬛,这是拟给燕宜的封号,你读给朕听就是。”

        我含笑答应,接过红纸一看,用金漆写着三个字,分别是顺,恭,珍三字。

        我方念一个顺字,玄凌微微颌首而笑,道:“这个字不错。”

        我方要赞成,心中一动,骤然响起往事,恰好撞见敬妃看我的目光,晓得她也已经想到了。果然敬妃浅浅咳了一声,道,“皇上,先头华妃的谥号就是这个顺字,现在徐贵嫔用恐怕不吉。”

        玄凌微微作色,道,“不错,换过一个也就是了。”说罢向我道:“再念。”

        我曼声道:“是个恭字。尊贤贵义曰恭,执事敬让曰恭。”

        玄凌微微点头,“这字用来说燕宜很贴切,先放着,再念下一个。”

        我恬和微笑,道:“是个珍字。”

        “哪个珍?”

        “珍珠的珍。”我笑扬了扬纸,“徐妹妹为皇上诞育了二皇子,皇上必然是爱如珍宝了,所以内务府定了这个字。”

        玄凌轻轻一嗤,“珍字虽好,可是用来对燕宜……虽然她辛苦为朕诞下了皇子,可是她在朕心中还算不得如珍如宝,这个字未免过誉了。”

        我心头一怔,初次见到徐燕宜的情景蓦然浮上心头。一片郁郁青青的浓密翠色之中,她孤影而立,吟诵令人伤怀不已的《四张机》。鸳鸯织就欲双飞,她是真心爱慕着玄凌的啊,可是这份真心……

        几乎是脱口而出的,“贞字好不好?”

        玄凌将疑惑的目光投向我:“哪个贞?”

        我娓娓道:“清白守节曰贞,大虑克就曰贞。皇上觉得珍珠的珍过誉了,那么臣妾倒觉得同音的贞字就好。徐贵嫔入宫多年,皇上也说过宠幸不厚。而徐贵嫔一心一意为皇上诞育皇嗣,忠贞可嘉。不如就赏她这个贞字做封号,以全她对皇上的一片心意。”

        敬妃微含赞许之色,玄凌笑着捋一捋我柔软的鬓发,道:“既有出处又贴切,又有褒奖之意,朕还有什么可驳回的。”说着踢一踢底下跪着的那个小内监,道:“淑妃娘娘的话可听明白了,去罢。”那小内监忙不迭磕了个头,恭恭敬敬去传旨了。

        敬妃察言观色,笑吟吟起身道:“臣妾想先去玉照宫向贞贵嫔讨喜,先告退了。”

        玄凌挥一挥手,想了想又道:“你去告诉燕宜,说朕明日再去看她,叫她好好养着,朕要看她在册封礼上精精神神的。”

        敬妃屈膝退下,顺手合了殿门。我见玄凌笑吟吟坐着喝蜜汤,不觉失笑:“不过一盏蜜汤而已,皇上何至于高兴成这样。”

        玄凌用力一拉,把我拉到他膝上坐下,颇有几分感慨,“蜜汤不过是入口甜,而你所言所行则是叫朕入心而甜。”他握住我的手臂,拥我入怀,“你疼惜胧月自是母女之情,然而如此顾念敬妃与燕宜,朕实在欣慰。”

        “胧月总是臣妾的女儿,臣妾不能不为她打算。”我温然道:“事事都勉强不得,臣妾总要以胧月为先。敬妃姐姐眷顾胧月良久,为人又忠厚爽朗,臣妾与她亲厚也是应该的。”

        玄凌笑:“你与贞贵嫔不甚往来,倒很喜欢她。大约她饱读诗书,你是喜欢这样的性子的。”

        我低首,声音温柔,“臣妾瞧她很爱重皇上,时时以皇上为重,臣妾很是感动。如今她几经辛苦才为皇上诞下二皇子……”

        玄凌按住我的唇,“正因如此,朕才特别赞许你,”他的声音微微低了下去,“这样苦心周全,着实难为你了。”

        窗外天光渐渐暗了下来,余晖带着最后一抹橘色的流转霞光映照在玄凌面上,有奇异的贴心的色彩。这样的贴心,若是在数年前……

        他的呢喃渐次低下去,“你一切安心,朕总教你如意即是。尚有一份惊喜,你必想不到……”

        我良久无言,静静*在他肩上。如何惊喜呢?我的日子永远是惊多于喜。远处最后一抹霞光被黑夜的温腻吞没,一轮弯月渐渐溢出银霜般的光华,唯有到夜幕浓黑时,方可知其璀璨华美。

  https://www.yakuw.com/shu/187/16489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yakuw.com。雅库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aku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