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三十四章 帝释的野心

投票推荐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造化之门我欲封天掠天记烽火逃兵穿越宁采臣大道争锋白袍总管八零后修道记


        “你都不知道自己毁了我多大的计划啊……”

听了方行那一句明显有些挑拔离间的话,又看看分明满面惊恐,似乎想到了什么地方去的青萝仙子,帝释也显得神情沉重,有一抹怒意显现在了他的脸上,却强行压抑着,半晌之后,脸上才露出了一抹疲态,虽然目光看着的是方行,但谁都能听了出来,他是在向青萝仙子解释什么:“你们不必想的太多了,那一具空棺里,本来装的是帝子师独龙子……”

“独龙子?”

方行听了这话,略略一怔,却不知道他说的是谁。

可青萝仙子听了,却是脸色一怔,有些发呆,她自然知道帝子师独龙子是谁,那是赤帝亲口指定,教导帝释修行的大罗金仙,某种程度上,也是一直暗中保护帝释的护道者,可是在当初神域之时,她曾经问过独龙子去了何处,帝释说他已经去了其他的地方,不在身边了,也正是因此,青萝仙子才认定了帝释的一败涂地,认定了他当时再无逃生之理……

而帝释,在说出了这个答案之后,也是轻轻一叹,神情愈发的淡然。

“其实我也没有骗神主,棺材里面装的确实是广成仙王的后裔!”

他顿了一顿,才轻声道:“因为这位广成仙王的血裔,本来就是我的师尊,自小到大指点我修行,为像个影子一般时时护在我身边的护道者,他本是广成仙王的第三子,后来在广成仙王遭劫之时,才投效在了我父王麾下之人,甚至与神主,他也是一位旧相识……”

“若不是我这位弟弟横空出世,打乱了我所有的计划,事情的进展本来应该是这样的!”

帝释说着,看了方行一眼,轻轻叹道:“独龙子先生会躺在那一具棺中,被神主看到,认出他的模样,然后在神主见到了仇人血裔,心神激荡的情况下,被以幽冥**隐匿了气息的独龙子出手击杀,虽然她神通广大,但我已经知晓,她为了稳定大局,分出了诸多化身,真身保留的实力,恐怕最多只有三四成,独龙子先生是很有希望成功的,就算是失手了……”

帝释说的风清云淡:“我当时手里,还有一道父王亲书的帝符不是么?”

仿佛是语不惊人死不休一般,帝释的这一番话说出来,简直使得方行都心底发凉:“刺杀了神主之后,诸神族生灵群龙无首,再加上三位神王里,也有一位和我有合作,又有一位根本就是我的人,神族生灵又天生畏惧仙人,那我便可以将这一部神族生灵收伏在手下……”

“有了这一部神族生灵,那我便可以从容布下接引大阵,等待混沌仙园出现了,虽然天元也早就得知了这个计划,但他们却不见得能够争得过我,毕竟在天元,也同样有我的棋子……本来这计划是万无一失的,我准备了许多的障眼法与后着,可以达成我的目的,那便是在不惊动紫玄仙帅的情况下将混沌仙园纳入我的麾下,同时不废吹灰之力的收伏这一部神族生灵,当作我自己的部属,只可惜,我所有的变化都考虑到了,惟独没考虑到你……”

帝释眼神落在了方行的身上,带着一抹苦笑。

“呵呵……”

方行也陪着他笑,然后暗中加紧了收取混沌仙园的速度。

“我没想到你居然可以说服神主,向我发难,到了那时候,神主有了准备,我与独龙子先生自然也不便出手了,毕竟神主就是神主,正面相斗,哪怕是独龙子先生与我手中的帝符联手,也没有几成把握,因此我只好牺牲掉了自己的真身,而独龙子先生,也趁机熘出了那一具空棺,隐藏在了神盟之中,我想这一段时间,他应该一直在暗中盯着你,等着机会救我出去……”

说到了这里,帝释轻轻叹了口气:“我本来也是在等着他救我出去,可是没想到你倒收走了小世界的核心大阵,反而给了我一个主动现身的机会,这倒让我觉得自己运气还好……”

“本是阴差阳错,才被你毁掉了所有的计划……”

“……而今,却也是阴差阳错,让我有了拿回一切的可能!”

帝释一声长叹:“这算不算是一种命运的捉弄呢?”

虽然一直在全力施展神通,但帝释的这一番话却也听在了耳朵里,心间的震惊简直难以形容,当初在神主的神宵宫里,他们都看到了那一具空棺,也做出了很多猜想,但终究毫无头绪,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这一具空棺的背后,居然隐藏了这么多的心思猫腻,这帝释也当真是厉害,不是他亲口说出来,大概方行无论如何都没想到他居然还有这等大气魄吧?

妈的,他居然在图谋刺杀神主?

而且,真是照着他的想法这么一推算,方行也不由得后背生凉!

因为倘若当初一切按着他的计划进行的话,他没准还真有成功的可能……

一来,神主当时虽然嘴上说的轻松,可她内心里,却是真的对广成仙王血裔一事非常的在意,在帝释死后,她还曾专门的开棺来看,看到了空棺之后,也明显有几分失落与诧异,可以想象,倘若当时她开了棺,看到了一个模样像极了自己的死敌广成仙王之人的尸首,又忽然间被那尸首施展的巫法所侵,然后暴起突袭,就算她修为通天,一时不死,但背后……

……却还有一个拿着帝符的太乙上仙啊!

当初在神宵宫中,神主出手镇压帝符,明显是尽了全力,但也依然受了些伤!

由此可见,这一道帝符所能对神主构成的威胁,远比一位大罗金仙更甚!

就算这两着合计,都杀不掉神主的真身,那三位神王里,却还有一位隐藏着的神王,是正儿八经帝释的人啊,在神主毫无所察之际,倘若这位老兄悄没声息的往神主身边一凑,然后再上一下,那别说只有三四成实力的神主了,怕是完整实力的神主也得倒楣吧……

而一般的刺杀,担心的是刺杀之后被人围杀,帝释却不担心,想想神族生灵见了仙人的那个怂样子,方行还真个觉得,他如果在刺杀了神主之后,一面召自己的八千赤宵军杀进来,一面威慑众神族生灵,然后趁势追击,收拢神主部属为己用,是很有可能的事情!

这么一环一环的推敲下来,还真是让人不寒而栗啊……

就连方行都不得不佩服帝释的大魄力与那一环一环的推!

再转念一想,这么完整的计划,居然被自己稀里煳涂的就破坏了个干净……

……他还真觉得帝释实在是太倒楣了!

闲着没事惹我干嘛呀!

“到了现在,你还要说是我输给了他么?”

帝释一口气说了如此多的话,才停顿了下来,静立不动,半晌之后,忽然转头看向青萝!

“我……”

青萝也有些惊恐的瞪大了眼睛。

虽然此前她一直寸步不离的跟在帝释身边,但明显也没想过他内心如此疯狂。

而且这个秘密,他显然一直瞒着自己,居然一点口风都没露。

搞的连自己,在知晓了那是一具空棺后,都疑神疑鬼了许久,心下忐忑不安。

“这……大概就是命吧!”

她张了数次口,最终却也只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对于她来说,自然明白帝释的计划虽然疯狂,但并非没有成功的希望的,可到头来,居然就这么轻易的被帝流破坏了个干净,也不得不苦笑着说出了这么一句话出来……

除了命运如此,还有什么解释这古怪的一切?

“是的,或许是命,又或许是……”

帝释在这时候,也苦笑了一声,抬头看向了方行,目光凛然。

下半句话,他却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轻轻抬手,遥遥向着方行指了一指,脸色冷峻,带着一层寒霜:“无论你究竟是谁,拿住了你,我总算能知道这所有的一切可能……”

“他猜到什么了?”

方行在这一霎,也不由得心间一跳,暗暗想道。

但面上,却什么也未露出来,冷笑道:“那得先看你能不能拿得住我……”

说着,心间一声冷喝,法力荡荡而出,用尽全力,运转了袖里干坤的法门,如今他已经将混沌仙园收起了八成之多,只剩了最后的两成了,而帝释,如今明显还没有能克制自己的手段,所以他要赌上一赌,不惜一切的收起混沌仙园,就赌屡次在自己身上吃亏的青萝仙子敢不敢再一次选择与自己为敌,就赌魑儿丫头,能不能在这个时候,真正的护住自己……

“你真以为我需要亲手拿住你?”

帝释却在这一刻,也冷笑了起来:“还是你觉得拖延时间的计策成功了?”

望着方行陡然间加快的神通,他忽然间十指弹动,似乎沟通了什么,脸上浮现了笑意:“独龙子先生本来想在神主与天元诸老的争夺中占个渔翁之利,但我已经告诉他不必了!”

他目光森冷,落在了方行脸上:“别以为我猜不到,太虚宝树一直就在仙园之中!”(未完待续。。)
        >show_style();
         >show_style2();
        
style="font-size:12px;" href="/xiaoshuo/18/18746/7437717.html"  id='pager_prev' ss='pre'>上一页   href="/xiaoshuo/18/18746/"  id="pager_current" ss="back">返回目录   href="/xiaoshuo/18/18746/7438951.html"  id='pager_next' ss='next'>下一页

type="text/javascript" src="/new/js/pagebottom.js">
        
         >show_style3();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