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八章 旧事重演

投票推荐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造化之门我欲封天掠天记烽火逃兵穿越宁采臣大道争锋白袍总管八零后修道记


        从离恨天小仙界的使者拜访袁家开始,一道在天元大陆蕴酿了整整一年的战火开始隐现端倪,小仙界的人自回归之后,便一直规规矩矩,划地为营,绝少露面,但一股强大势力的降临,必然会导致一系列的局势变动,许多有识之士早就预料到这一场争霸之战会来临,甚至有人猜测,圣人设诸子道场,其实也是为了保护那些杰出的小辈,使他们不致于被这场战火波及,毕竟他们都是真仙苗裔,乃是将来抵御大劫的希望所在,只不过小仙界的安份,却使得这场战火蕴酿了足足一年之久都没有燃烧起来,几乎快要被人忽视了,他们却也终于露出了獠牙。

“我等也是天元血脉,尔等包藏祸心,不教我等回归,乃是何意?”

“天悬九棺,造化无穷,尔等分得干干净净,不与我等分毫,又是何意?”

“吾道根基,只欲接我等归乡,却引来杀身大祸,此仇何解?”

一时间,诸小仙界各自谴出了使者,向神州诸大道统拜访,言辞犀利,咄咄逼人。

是战是和,一触即发!

神州诸道统的道主乃至他们背后真正的靠山,老怪物们已经聚集在一起商讨了许多回,小仙界回归之后,神秘至极,其势力让人难以猜测,谁也不知道如果真个打起来了,神州道统会有多少胜算,如今的天元局势,已经不是以前的净土、神州、妖地三足鼎立之局,而在某种程度上,变成了神州如今执掌牛耳的诸大道统。与小仙界所代表的诸道统对峙的局面……

就在神州道统犹豫不决时。小仙界出手了!

似乎是为了展示自己的力量。他们各出一道奇兵,扫荡禁区附近的宗门道统,三日之间,斩获人头无数,更是降伏了诸多道统,成为了他们的附庸,这里面,甚至还包括了南瞻名声不浅的皇甫家乃至神州北域的天一宫等势力。消息一出,天元震惊,大乱之兆将显而未显。

小仙界用这种手段警告了天元诸道势力,小仙界有实力一战,而且敢于一战!

最终,还是要和谈!

神州道统不论是态度强硬者,还是只图一时平安者,在此时都不想真个开战!

毕竟封天大阵已解,大劫将至,而且他们刚刚得到了大量的玄棺造化。正值崛起之际,谁也不希望在这个关头。与那些实力莫测的小仙界修士展开一场生死未卜的大战……

开天之后的一年零三个月,小仙界使者拜会袁家三个月后,小仙界十二界主与神州及净土诸道统的老祖宗们于东方仙岛之上定下盟约,有意谈和,对此,小仙界诸界主提出了十大条款,包括了诸道统和平共处,抵御大劫,共享玄棺造化以及小仙界在域外得到的消息等,林林总总,繁锁复杂,却是足足谈了三天才谈妥,天元诸道统让出了一部分利益,但也没有让小仙界为所欲为,总而言之,双方都维持在了一个平衡线上,总算是因着大劫,都有顾忌,互让了一步。

只不过,在和谈的最后,离恨天小仙界却提出了一个要求,使得诸道沉默,袁家大惊。

“既然你们说了,我离恨天留在人间的道统险些覆灭之事乃是误会,又给出了补偿,那我们便也不再咄咄逼人了,大战可免,只不过,吾道统人间之主不能白死,那些长老与弟子们也不能随便任人斩杀,我等既然回归,自然要替他们讨还一个公道,这件事,不算过份吧?”

此言一出,满场皆静,诸老祖宗也都不知说什么才好。

当时他们为了杀鸡儆猴,确实对离恨天下了死手,而今却成为了难以弥补的大错。

“却不知界主想怎生解决?”

良久之后,韩家老祖宗沉声开口。

“便是误会,也有根源,当初是谁捅出的这个篓子,交出他来,斩了人头,祭奠冤死人!”

离恨天界小仙界的界主站了起来,声音滚滚如雷,显得不容丝毫妥协。

“这……”

袁家老神仙神情哆嗦了一下,迟疑不开口。

“我等商议片刻……”

韩家老祖宗等人,皆与袁家老祖宗神念之间,争议起来。

“袁老怪,小仙界只是想要一个替罪羊,面上好看些而已,要么交出去的便是那瑶池的小公主,要么交出去的就是你们袁家那位便宜神子,瑶池小公主如今已经被圣人引进了诸子道场,层层庇护,别说扶摇宫不见得肯,便是答应,我们也没有资格讨她出来,能做这替罪羊的……”

“此事休提,那孩子,七百年前我袁家亏他甚多,而且当时之事,乃是他自舍了前程,通知我等,本是大功,只是因为他将百断山造化搞得一团乱麻,这才功过相抵,没有赏赐而已,如今,又岂能为了平息离恨天的怒火,便将他交了出来牺牲掉?太过份了,此事老朽不允,若是离恨天实在不满意,大不了多予他们些造化便是了,再一次牺牲这个孩子,袁家做不到……”

“而今盟约已经谈妥,又岂能随便更改?咱们略松动一分,怕是他们就会得寸进尺啊,袁老怪,你想想清楚,那孩子前程已毁,与那些诸子道场里的小辈比起来,怕是与废人无异,便是给了他百年千年的成长时间,也不过是一介元婴大乘而已,渡劫大不易,至少有五成失败机率,与其护他,不如我等一起多分你袁家一些资源,足够你们培养出另一位真仙苗子出来了!”

“这……此事不妥,七百年前已是错事,而今又岂可旧事重演?”

“呵呵,到了咱们这等境界,道心无垢,还说什么愧不愧的,凡事只讲正确与否,又何必让那些凡人情绪扰乱心境?袁老怪,其实我们都知道,你们袁家在小扶苏身上一直埋了一颗种子,只是凭你们自己的力量却无法让其苏醒吧,若是我们愿意他苏醒这颗种子,那么……”

“此言当真?”

“以前不帮,是因为各有顾忌,而今哪里还能容得我们再有私心?”

“……”

“……”

一番探讨之后,袁老神仙沉默了下来,诸道统的意见都已经非常明确,只愿尽快与小仙界达成和平盟定,以免再起风波,甚至那位替罪羊如何,却已经不重要了,就连净土一方来的北冥家族人,亦在此时保持了沉默,冥冥之中,这份盟约里的第一位牺牲者,就这般定了下来。

而在此时,方行却还正在山坡上念书,平平静静,道貌黯然,像个该死的书生。

当离恨天的那位黄衫仙使率了一众甲士直接闯入了袁家后山族地,将他包围了起来,他才轻轻放下了手里的经卷,有些好奇的向前看了过来,目光掠过了那小仙界使者与其身后的甲士,最后却落在了留在后面的脸色难看的文总管以及一众袁家之人的面上,微笑道:“又怎么了?”

文总管低叹了一声,踏上前了一步,传音道:“神子休怪,这是家主他们的意思……”

他顿了一顿,才有些难以启齿的开口道:“……为了大局,你牺牲了吧……”

为了大局,牺牲了吧……

方行神情都明显的错愕了一下,脸色古怪至极。

而不待方行问出口来,那小仙界的使者已经向前踏了一步,厉声喝道:“罪子方行,行事妄为,暗中拔挑,致使离恨天四十二人死于非命,特敕拿回山门,斩仙台上挨一刀!”

轰!轰!轰!

随着他话声落下,背后诸甲士齐齐冲上前来,团团围住了方行。

而文总管及袁家诸人,则皆向后退了一步,神情古怪至极,有人幸灾乐祸,有人低声叹息。

方行倒是面不改色,似笑非笑的看了诸人一眼,低声笑道:“就直接到后山来抓我?”

这一句话,便更使得袁家一部分人神情尴尬了。

神州中域袁家,那是何等存在,以前可是出了名的护短与强势啊,袁家符令在身,走遍天下也无人敢招惹,什么时候出现过这等外人直接进入袁家后山来拿人的行径来?偏偏此子还是袁家名义上的神子,经此一事,就更难堪了,当然,也有人自我安慰,心想反正这小魔头也未拜过袁家的列祖列宗,甚至连姓氏都没有改过来,算不得袁家人,拿了也就拿了,无可厚非。

“方道友,家主有令,从这一刻起,你便不是袁家人了,好自为之吧!”

文总管在此时轻声开口,而后远远的退了开去。

小仙界的甲士皆已围了上来,手持锁链,缓缓合围,随时准备出手,防止方行破围。

而在这种情况下,方行忽然间声音低低的笑了起来,而后声音越来越想。

“读书读书读你大爷的书,养气养气养你大爷的气……”

笑到了最后,他忽然间跳了起来,一把将手里的书卷撕的粉碎,哗啦啦洒满了山坡,满脸的愤怒像是被火烧了屁股的猴子,扯着嗓子大叫:“小爷我受不了啦,这门破法不学也罢……”

一个隐约的黑影浮现在了方行身前,埋怨道:“不是说好了养气三年的吗?”

“屁的养气三年……”

方行跳着脚,指着那黑影大骂:“分明是受气三年吧?”(未完待续。)
        >show_style();
         >show_style2();
        
style="font-size:12px;" href="/xiaoshuo/18/18746/6755051.html"  id='pager_prev' ss='pre'>上一页   href="/xiaoshuo/18/18746/"  id="pager_current" ss="back">返回目录   href="/xiaoshuo/18/18746/6755053.html"  id='pager_next' ss='next'>下一页

type="text/javascript" src="/new/js/pagebottom.js">
        
         >show_style3();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