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八章 杀人如草芥

投票推荐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造化之门我欲封天掠天记烽火逃兵穿越宁采臣大道争锋白袍总管八零后修道记


        轰隆隆!

在此时方行的识界之内,正有闷雷滚滚响起。

但这闷雷声音,却不是响彻在虚空,而是在识海厚实无垠的地面之下,似有地脉翻滚,巨山破土而出。在他识界之内,本来就有一条山脉,初成形时,也如一条蜇伏的巨龙,巍峨宏大,镇住了识界虚空,但人是会进步的,在方行现在的识界里,比起那浩翰的水气,一株稚嫩却苍翠的木苗,以及虚空当头的骄阳烈日来说,却显得山基弱小,不堪一提了。

只不过,此时这座山,却在成长!

一点一点拔地而起,撕裂虚空,探入云霄,震荡苍茫大地。

不到盏茶功夫,这座山已高大了十倍,半截探入了虚空,镇压住了识界大地,虽然看起来不过初成,还未成长到最高,但其巍峨雄浑之意,却已丝毫不输于其他几道法,观其雏形,更是隐然便是一座缩小后的封禅山,隐有帝仙气象,似乎象征着一种至高无上的东西。

观封禅而成山法!

“不好,速速将他镇死!”

这一刻,虽然不清楚具体发生了什么,但文亦儒不是傻子,方行的神魂气机乃至被镇压的肉身之内发生的变化,却让修炼符法的他心惊肉跳,这种感觉,就像是他们符文在完成一道符,勾勒出最后一笔前那种气息的渐次增涨,象征着一种力量翻天覆地的变化与提升。

“哗……”

他此时再不犹犹豫,一手撒下了近百张山符,另一只手挥动阵旗疯狂舞动。

文砚心与其他文家符师在此时都呆了一下,然后也忙不迭的将手中大把山符掷了出去,他们已经看了出来,文亦儒似乎是预感到了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要立刻便将第五阵山行大阵的力量以及这一次文家提前准备的所有山符都用出去,以在瞬间将那小魔头镇压至死。

飘飘摇摇,符纸如雪花般洒落。

道道气机在空中便已暴涨,一座一座的大山虚影显化,镇压在方行头顶那座大山上。

力量层层叠加,镇压之力步步增强。

然而下方那座镇压住了方行的大山却开始摇晃了起来。

巨大的山脉震颤不已。便好似下方发生了剧烈的地震,饶是文亦儒一瞬之间,洒落了几百道山符,仍然不足将那大山定住,震颤之意反而愈发的明显,半晌之后,方行的大笑声忽然响了起来而后,一道狂暴的力量瞬息间灌满了整座大阵,镇压住他的大山飞了起来。

一座巍峨壮阔的大山。赫然飞到了半空之中。

不光是这一座山,周其他的山峰,也在此时齐齐飞了起来,悬浮在半空之中。

甚至包括了方行身边的一座山,那一座山下,镇压的却是第一次闯阵时的胡琴老人与张道一二人,此时大阵之中,法则被方行强行逆转。却也使得他们二人脱困了,只是看样子。两个老头模样都有些憔粹,尤其是张道一老人,被镇压了这么久,已只剩一口气了。

“带他们到一边去!”

方行大喝,身边得了自由的大金乌早就擦着地面掠了过去,一只爪子抓了一个老头。嗖的一声冲向了大阵边缘,眼睛贼兮兮的向周围看看,然后轻轻将他们放了下来。

而群山之下的方行,则傲然挺立,一手掐诀。

在他身后。赫然有一道虚景浮现,竟是白云缭绕的封禅山。

“不可能……不可能……你怎么可能同时逆转这么多大阵法则?”

文亦儒完全失去了平日里的肃穆洒脱之意,满面惊惶,大吼声中,一手挥舞令旗,一手掐起法诀,竟尔引动了满天的山符,哗哗流转,化成一股浩然巨力,直如长河一般向着方行镇压了下来,此时借在了山行大阵之力,他发出的这一击,已堪比普通元婴的全力一击。

“要是凭你们这样的木头疙瘩都能猜到小爷的本事,小爷早死了几百回啦……”

方行哈哈大笑,而后身形“嗖”的一声直上高空,运转山法,横推封禅,一座巍峨大山显化,直向着文亦儒打出的山符长河撞了过去,只听“轰隆”之中不绝,那一串山符,或说那一串大山,竟然被他这一道山法撞的接连破碎,道道强行灵力呼啸而出,弥漫虚空之中。

文亦儒受到反蚀,胸腹深陷,口鼻喷血,在空中连续后退,他面上虽然大惊,却也立刻做出了一个明智的选择,后退的过程中,已经挥起了手中的阵旗,高高举起,却是他为人谨慎,宁可无功,也不愿犯险,此时见到这小魔头诡异的术法,心里没底,立刻就要认输。

“适才你镇压我,现在试试小爷的手段!”

方行一眼瞥见,知他心意,身形轰隆一声冲向高空,双臂一振,赫然虚举了一座大山虚影起来,而后向下一挥,一身浩荡灵力,赫然如封禅山一般沉重,直向着文亦儒镇压了下去,只惊的这位堂堂大符师,连挥旗认输的时间都没有,只能拼命大叫着向旁边逃了出去。

“堂兄!”

文亦儒还是被那暴烈灵力擦中,他肉身不强,被余劲扫的气血喷涌,口鼻喷血,文砚心则大惊失色的冲了过来,一把扶住了他,望向方行的眼神,已经说不清是惊恐还是畏惧。

方行见状,却哈哈大笑,提了一把血色大刀在手里,目光狰狞。

“文家以百年底蕴战我,我就看看你们这百年底蕴,能挨得几刀……”

“轰!”

话音初落,便身形陡然闪了出去,身形一道疾电,仍是直冲向了这对兄妹。

这个刁蛮大小姐,此时已经吓的心肝都要吐了出来,一手扶了文亦儒,尖叫着后退,在她身边,一众文家的符师冲了过来,洒出了无数道符篆,到了此时,已经顾不得再只用山符了,雷、金、火、水各式神符不要钱一般的洒了出来,作为旁系子弟,他们有必要保护嫡系。

只不过他们的修为对上了方行却未免太弱,蛮不讲理的一刀劈斩,各式符篆尽皆爆开,连带着拦在了身前的十几位符师也一起劈杀,森森刀意,直抵文砚心眉睫之前,直吓的这位文家大小姐尖声大叫,连文亦儒都顾不上了,一把将他推开,同时急急捏碎了一道保命的符篆,身形挪移到了几十丈外,文亦儒却逃避不及,被方行直直冲到了身前,眉目相对。

“小魔头,我们……已经认输了……”

文亦儒亦脸色都已变了,高声大叫,同时连续捏碎了四五道保命的玉符,身前各式神符怪力牵引成了一片可怖力场,横亘在他与方行中间,只想将这小魔头逼退稍许。

“不受!”

方行眉眼森然,厉声大喝,赫然横掌推山,一道巍峨大山之意,雄浑难当,镇散了文亦儒身前的诸般符文之力,他自己则直欺近身来,右手持血饮狂刀,左手持黑色巨剑,同时刺入了文亦儒这位文家大符师的体内,鲜血喷溅之中,文亦儒眼神悲蹙痛苦,深深绝望。

“为何……为何一定要杀我?”

文亦儒忽然拼命大吼,心里的不甘之意在此时化作了愤怒,绝望大吼。

而方行则直视着他的双眼:“谁教你妹妹这么讨人厌?”

文亦儒忽然呆了一下,面上表情苦笑不得:“就因为这?”

说罢了,下意识的转头看向了远处虚空之中瑟瑟发抖,全无营救之意的文砚心。

“对啊!”

方行哈哈大笑,右刀左剑,同时一搅。

嘭!

血雨腥风爆碎,这位文家最年青的大符师,连肉身带神魂,同时被搅碎。

“他……他竟然斩杀了道子……”

“道子被杀,我们回到家族也没好下场,杀了他报仇……”

文亦儒的死,让文家众符师又惊又怒,皆红了眼睛,一个个爆怒大喝,发起狠心,连命也不要了一般,漫天符篆飘飞,驾驭各种神符,杀气腾腾的向着方行冲了过来。

“哈哈哈哈……小爷今天也杀个痛快,好好养一养杀意!”

狂笑声中,方行森然大喝,碾转四周,血刀挥舞,冲杀四野,文家符师坠雨般落地,血肉迸溅,鲜血横流,放在外界,一个个身份尊贵的符师,在此时却赫然如草芥一般。

封禅山下,应巧巧琴声正急,如急风骤雨,珠落玉盘。

第五阵内,方行转杀四方,刀光凄厉要人命,嘶吼声、惨叫声连成一片。

而周围的观阵之人,则尽皆脸色大惊,虽然看不到阵内的具体情形,但无论是谁,都已发现,阵内局势已然大变,小魔头已掌握主阵,正在大肆杀戮。

“小友,听老夫一句劝……莫造如此多的杀孽吧……”

血腥一幕,就连胡琴老人都有些过不得眼了,忍不住开口相劝。

而方行呆了一呆:“额……不听!”

说着冲杀两回,忽然转向了远处虚空里呆了一般的文家大小姐文砚心,眼底杀气浮动:“臭娘们,小爷管你是哪国的公主,谁家的小姐,一两次招惹我也罢倒了,竟然还记吃不记打,小爷今天就让你知道,我要杀你,你上天入地进老鼠窝都逃不掉,神仙也护不了你!”(未完待续。)
        >show_style();
         >show_style2();
        
style="font-size:12px;" href="/xiaoshuo/18/18746/6754774.html"  id='pager_prev' ss='pre'>上一页   href="/xiaoshuo/18/18746/"  id="pager_current" ss="back">返回目录   href="/xiaoshuo/18/18746/6754776.html"  id='pager_next' ss='next'>下一页

type="text/javascript" src="/new/js/pagebottom.js">
        
         >show_style3();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