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六章 你们护得住什么

投票推荐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造化之门我欲封天掠天记烽火逃兵穿越宁采臣大道争锋白袍总管八零后修道记


        轰隆隆!

一场意义特殊的厮杀正式展开。

护道盟内挂名的诸宗门子弟,到了此时也顾不得什么车轮战不车轮战了,不管施印元身份如何,实力如何,却有某种特殊的意义,当年的宋归禅,便是借了施印元的名头,才组建了如今的护道盟,而方行此时当着护道盟众子的面斩杀施印元,无疑是对护道盟的羞侮。

若是私下里斩杀,无防。

甚至是刚才施印元向他挑战之时斩杀,亦无防。

但在此时,他说出了这番话,再当着护道盟众子的面前去斩杀,那便不行!

轰隆!

宋归心提前出手,银枪扫出一片虚影。

而云家剑修、诸道战修以及七子之一的谢临渊,也一起出手。

仿佛被吓到,啼声不止的小东西,在听到了方行在耳边说的话之后,也忽然间停下了哭声,圆溜溜的小眼望向周围,方行大笑,心想以前扮鬼脸、挠痒痒、送法宝或是把刀架在她脖子,都无法让她停止哭声,这会一句话倒见效了,让他甚感欣慰,终于会哄孩子了。

“咱们爷仨走着!”

方行大笑一声,目光冷视前方。

宋归心已经一枪扎了过来,酷烈毒辣,势若闪电。

“崩!”

方行一手抱着怀里的孩子,另一只手握拳上挑,狠狠砸在了枪杆子上,巨力震荡之下,宋归心竟然有种握不住手中银枪的感觉,厉吼一声。借势翻滚。回枪走势。反扎向方行的后背,就不信方行还有别的办法拦下自己这一枪,然而枪尖已经扎了出去,却停住了。

滔天魔气自方行身上滚滚流落,遮掩了他的身形。

带到魔气消散,宋归心登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谁说那小魔头没有手去捏印了?

谁说那小魔头没有手去握兵器了?

谁说那小魔头没有手去防御了?

此时的小魔头,赫然已经变化出了三头六臂,一手握住了宋归心的银枪。一手提起黑色巨剑斩来,又有两只手捏起法印,最后甚至还有一只手抱了孩子,一只手去捂着小孩的眼睛,怕吓到了她,这样一副画面的出现,委实让宋归心胆颤心惊,周围修士亦是失声大叫。

“三头六臂?”

“竟然是魔相,人身魔相!”

“这小魔头是魔渊那边的人不成?”

周围无数修士大叫,就连坐镇道台。一时沉默不语,看着这群年青人斗法的钟一长老以及被他强行拉住。不得不忍着一肚子怒气旁观的苦海云家大长老,也在此时皆吃了一惊,对视一眼,却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惊怖之意,三头六臂,人身魔相,这南瞻小辈从哪学来的?

而在众修惊诧里,方行冷语不笑,掐印的两只手缠在一起,指如莲花绽放,向前一指,剑气森然,魔意暴涨,一霎间分割空中流云,一道剑气直刺宋归心胸口。

狐丹剑!

“嗤”的一声,宋归心被剑气击中,仓惶后退……

“小魔头止步!”

大金乌极速向前飞出,道前却出现了一个青袍缓袍的修士,赫然便是护道盟里有名有姓的一位,他十指戟张,向着虚空一拍,一霎那间,竟足足有百十只厉鬼呼啸而出,自四面八方向方行冲了下来,一时之间,方行前后左右上下,皆是戾啸的鬼影,血气扑鼻。

“滚开!”

立在大金乌背上的方行则十指不停,再次捏起一印,十指勾连,幻化如链,向着空中印去,漫天火意浮现,形成道道火链,遍布虚空各处,漫天的鬼影皆被火链抽飞,或缚住,发出了尖声的鬼叫,鬼躯之上,竟然有道道神火烧起,化作清烟飘散虚空,了无痕迹。

狐神火!

“我来战你!”

又是一声暴吼响起,却是那适才被镇压在了湖里的一气宗道子封烟云终于震碎了小山,从湖底冲了上来,挟着新仇旧恨,大声呼喝,直向空中迎来,一身铁甲,竟然在此时亮起了道道熔岩般的符文,符文上的烟气飘飞到半空,却化作了一双瘆人的眸子,陡然睁开。

被这一双眸子看到,就连金丹大乘境修士也会感如身陷泥沼。

封烟云以铁甲成名,但谁又能料想到他的压箱底本事,其实是斩心之术?

只不过,他施展了压箱底的本领,小魔头这会却也没有了藏拙的打算。

望着空中一双魔眸,方行眉眼不动,双手如电光石火,结出青狐鬼面最后三印。

此印一成,他双眼忽然光芒大作,像是变成了两个漩涡。

心神印!

以法破法,以术破术,那一双魔眸,悄无声息崩碎,空中一片清明。

而呆呆怔住的封烟云,则被大金乌随手一翅膀,又拍进湖里去了。

瞬息之间,连施三法,连败三人,皆是从青狐鬼面之中学来。

在根伯指点下,方行在妖地之时,用最短的时间参悟了青狐鬼面之中的九印,虽然说当时的目的是为了救出那些被困在妖帝阁里的人,但参悟了这九印,却也对方行的术法大有禆益,最直观的结果,便是狐丹剑、狐神火、心神印三大术都已被方行初步掌握在手中。

这三道术皆是从青狐鬼面中学来,传自妖仙,是为仙法。

与青丘山狐族秘传神术同名,乃至同理,但却玄奥的多,威力也大的多!

此次是方行在学会了这九印三术之后,初次用它来御敌,便显露神威。

一路冲杀,敌手无数,秘法全出,挫败一片。

“南瞻方行,你还欠我一战,试试我独臂魔傀!”

谢临渊拦在了前方。祭起一道残兵。赫然便是一具断去了一臂的石像。在空中幽幽睁开双眼,无声嘶吼,直向方行扑来,身躯所过之处,竟然连虚空都被它荡出了一道黑线,那是濒临破碎的虚空折射光线而成,象征它的速度已经接近了崩碎虚空的边缘,可怖异常。

“滚开!”

方行掌中。黑色巨剑挥舞开来,展开了当年的魔剑剑胎所传的无名功诀,在此时催动到了极点,魔气森然,呼啸袭卷,道道乌光扫荡身前几十丈范围,当者披靡,一瞬之间,与那断臂魔像斗了近百招,最终断臂魔像凄厉怒嚎。身上灵气消散,飞回了谢临渊手中。

“滚开!”

方行一脚踏下。谢临渊抱着魔像,怒吼着坠落。

“拦住他,拦住他啊……”

施印元已经拼命的逃跑,却发现背后小魔头竟然势不可阻的直向着自己冲了过来,不知有多少高手冲上前去,却连他半刻的脚步都留不下,那一朵金云,以及云上魔气森然的小魔头已经以闪电一般的速度向自己追了上来,只吓的他身心皆颤,带着哭腔拼命大叫。

他怀里的异兽腾蛇,也已经吓的紧紧钻进他怀里,但他可不知道往谁的怀里钻,只能拼命的让灵巧宗的爪牙拦在他身前,自己架起云来,拼命奔逃,这一群跟了他过来的灵巧宗爪牙算是倒了大楣,但事已至此,也只能硬着头皮上前来阻拦,结成了阵势。

“十万八千剑!”

方行低吼,身周剑翅飞舞,像一团金光,横扫整片虚空。

所有拦在路前的修士,被冲的七零八落,死伤惨重。

远远处去,只见一团金光流星般直冲了过来,空中的修士便都被卷向了四方。

这一幕,几乎使得这位奇秀峰少峰主呆住了。

待到他反应过来时,那一团金光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劲风冲的他睁不开眼。

“别……别杀我……这……这异兽还你……”

施印元惊恐大叫,他已真切感受到了方行的杀机,也知道自己在这等凶威之下,逃命是不可能了,直接便吓的双手颤抖着,将怀里的异兽腾蛇都献了出来,他知道方行为何杀自己,一切都因为这头异兽而起,若是平时,他自然珍若性命,但此时却只想交出来换命!

“用你还,小爷不会抢吗?”

方行却毫不理会他,怒声大喝中,劈手将腾蛇抓在了手里,而后一掌拍出:“你爹为了一头畜牲,连自己亲闺女的命都可以不要,那小爷就干脆帮断子绝孙好啦……”

“别杀……”

“咚!”

这一掌直拍在了施印元脑门上,将这灵巧宗奇秀峰少峰主只喊了一半的求饶之语憋进了肚子,也直接将这位灵巧宗的筑基天骄拍的跪在了地上,双膝皆碎。

施印元面孔扭曲,五官鲜血喷涌,一点灵识渐灭。

而周围的虚空之中,也在此时渐渐安静了下来,鸦雀无声。

真杀了?

众修心里像是被巨锤砸了一下,就像周围慌乱奔突的凶兽嘶吼声都安静了许多,他们适才每一个都出了全力去拦,施展了压箱底的绝技,但没用,真的拦不下来。

“啾……”

在方行手里的那腾蛇,感应到了主人的身死,急的尖声大叫,探嘴咬在了方行手背。

方行冷眼看它:“你这畜牲,之前的主人叫人害了时,怎不见你咬他们去?”

一把扯住了这腾蛇的尾巴,直朝着旁边岩石上抽了过去,“啪”的一声,堂堂异兽被他这一下抽的七荦八素,小小身体里的骨头也不知断了多少根,而方行还不解恨,又重重往地上一丢,然后一脚踩了上去,只听“吱”的一声惨叫,再提起脚来时,已经瘪了……

有人下意识的哆嗦,那可是堂堂异兽腾蛇啊……

怎么能跟踩死一只老鼠似的这么下狠手?

而方行倒是低头看了看,却见腾蛇小爪子颤呀颤的,竟然还没死,心想这没壳的小王八命倒是硬,就揪着尾巴提了起来,往腰带里一塞,等着回头再来整治它。

在此时,他只是手掌一按,将施印元人头摘了下来,缓缓转身。

三头六臂魔相已消散,方行左手人头,右手抱着孩子,冷笑着望向此时的空中,那些适才拼了命阻止自己,却没能让自己的脚步有半分停顿的神州北域众修,又或者说是看着那些号称天骄的护道盟诸子,声音不大,却异常的清晰:“在小爷面前,你们能护得住什么?”(未完待续。)
        >show_style();
         >show_style2();
        
style="font-size:12px;" href="/xiaoshuo/18/18746/6754732.html"  id='pager_prev' ss='pre'>上一页   href="/xiaoshuo/18/18746/"  id="pager_current" ss="back">返回目录   href="/xiaoshuo/18/18746/6754734.html"  id='pager_next' ss='next'>下一页

type="text/javascript" src="/new/js/pagebottom.js">
        
         >show_style3();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