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三章 赔了夫人又折兵(二更)

投票推荐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造化之门我欲封天掠天记烽火逃兵穿越宁采臣大道争锋白袍总管八零后修道记


        看完了前两件异宝,袁碧毡的心也放下了大半,在他看来,龙女取出来的三件异宝之中,前面两种,都是虽然罕见,但却并非无迹可循的,凭自己的眼力,倒也不废多少功夫便猜了出来,这场较量,当真不难,甚至都让他产生了一种龙女是在故意让着自己的感觉。

“难道是她亦想嫁入我们袁家,却又觉羞惭,便要故意输给我不成?”

心里有了这个想法,袁碧毡便更放松了,轻轻取起了第三件异宝,却是一个破损的罗盘。

这罗盘却是搭眼看去,三件异宝之中,最容易被人一眼看穿的异宝,袁碧毡也信心满满,端起在眼前,扫了一眼之后,立刻便要开口,下方众修士的眼神也顿时被他吸引了过来,都要看看这神州来的修士是不是真有这倾刻之间辨识三宝的本事,却没想到,袁碧毡张了张口,竟然没有说出话来,轻轻“咦”了一声,皱起眉头,又细细打量了起来,半晌无言。

下方众修,都面面相觑,有人疑惑,有人幸灾乐祸。

最幸灾乐祸的人自然就是方行了,心里暗笑:“这龙女不但长的骚,也是一肚子坏水啊,这姓袁的跟她比真是太嫩了,恐怕这次要被她骗的赔了夫人还折兵……”

果不其然,袁碧毡看这罗盘,越看越是脸色诡异,过了半晌之后,抬头看着龙女,面露难色,迟疑道:“长公主殿下……这第三件异宝,实在是……实在是……”

他还没说出自己的疑惑。龙女便已笑盈盈的将沙漏摆了出来。微笑道:“时间不多了哦!”

袁碧毡顿时一头冷汗。隐约感觉自己陷入了一个套子里,龙女取来的这三件异宝,前两件都是虽然珍异,但凭自己的眼力劲儿完全可以品鉴出来的,惟有这看起来简单的第三件,却暗含陷阱,本以为一眼便已看破,仔细看来。却全不是那回事,让自己进退两难。

眼见得水晶沙漏已流至最后一点,袁碧毡忍不住看向了龙女,迟疑道:“长公主,这异宝……根本就是一个普通的罗盘吧,灵气尽失,法阵皆毁,连法器都算不上……”

龙女似是觉得袁碧毡说的话非常可笑,笑吟吟的道:“我最宝贵的第三件异宝,在你眼里看来。就是一个破罗盘?袁公子,刚刚还夸过你眼力过人。现在你就来跟我开玩笑了么?”

一番话说出来,袁碧毡汗流浃背,为难道:“但在我看来,这就是一个普通罗盘而已啊!”

龙女低低一笑,见沙漏细沙已经流光,便伸手取了起来,在众人面前一晃,然后道:“看样子袁公子今天走了眼,这场赌局,却是我侥幸赢了,没什么可说的,这道剑胎,银珠就收下了,倒要多谢袁公子如此大方,银珠无以酬谢,这灵酿倒是不错,袁公子多饮几杯!”

说着,罗袖一拂,便要海妖侍女连异宝带剑胎都收走。

袁碧毡满脸尴尬,又隐隐感觉龙女像只狡猾的狐狸,未安什么好心,便微一欠身,陪笑道:“这道剑胎,本就是我一个世叔让我带来,给银珠姑娘的订亲之礼,银珠姑娘自然是要收下的,除此剑胎外,还有其他诸般薄礼,前日我便已谴人送到了琉璃宫来……”

龙女忽然就拉下了脸,寒声道:“袁公子说话可要仔细,这剑胎是蒙你承让,银珠侥幸赢了过来的,与什么订不订亲的事情无关,而且说句不好听的,银珠早已被逐出沧澜海,现在就是孤家寡人一个,天不理地不收,我的亲事,谁说了也不算,谁也逼不得我!”

此言一出,袁碧毡顿时又羞又恼,心想这女人此时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收了剑胎却不给任何承诺吗?

他已经确定,自己中了这贱女人的计谋,一急之下,忽然冷冷开口道:“长公主殿下果然好心思,不过袁某却也有个疑问,就算那场当真是我二人约定的赌局,袁某也不见得输了吧,那个罗盘,袁某认不出来,别人也不见得能认出来,怕是长公主也说不出所以然吧……”

这话说出来,却是隐隐暗指龙女作弊了,言辞颇有些不客气。

龙女闻言,眼中一抹寒光掠过,森然道:“你自己眼力不足,倒要怪我暗中使鬼?哼,你认不出来的东西,全场之人都认不出来么?诸位,我这枚红红入榻令可还没有人拿到,不如便将识别此宝作为题目好了,有谁眼力过人,想上台来品鉴一下这第三件异宝的么?”

说着目光扫视全场,也不知心里在打什么主意。

袁碧毡也是又气又急,本来就一肚子火,一听龙女又提这红红入榻令之事,心里就更恼火了,也是目光阴鸷的一扫全场,寒声道:“这倒不错,长公主盛邀,诸位又怎么能不给个面子呢?袁某也想见识一下,谁眼力如此之好,敢上台来品鉴一下这第三件异宝……”

龙女说的是谁“想”上台来品鉴一下第三件异宝,袁碧毡却是说谁“敢”上台,一字之差,意思已经大变,而袁碧毡口中那不加掩饰的森然杀气,更是让人真切感受到了他话里的威胁之意,毫无疑问,上台之人能不能品鉴出那第三件异宝且不说,这仇却是结死了。

毕竟袁碧毡可是神州来的修士,他身边作陪的朱少岛主,更是仙岛大部金鳌岛的人,要碾灭众修,可谓不废吹灰之力,当着他的面,谁又敢在此时触他的霉头?

一时间殿内哑然,竟无一人敢应声。

龙女见到这一幕,心中来气,面色森然,悠悠道:“我请来的人竟然如此无胆么?”

这种场合,方行自然不会放过了,兴奋的叫道:“我来!”

这一嗓子,在寂静的殿内显得如此突兀,登时满殿之人,目光皆朝他看了过去,他身边的周芦苇吃亏太多次了,下意识的就跳了起来,指着方行叫道:“他!他!是他!”

方行直接站了起来,鄙视的看了一眼周芦苇,道:“当然是我,你有这胆子吗?”

周芦苇被鄙视了一把,顿时讪讪的说不出话来了。

众修看向方行的目光,也都既惊诧,又怪异,既感觉意外,又有些佩服。

说实话,众修对方行的印象还真不怎么样,最初时,人家一句话就把他的侍女叫走了陪酒,后面更是以神州修士的身份压他,硬将那侍女买走了,他身为主人,连个屁也不敢放,已经在人心里留了一个软蛋的印象,再加上后来明明得了小妖精的红红入榻令,偏偏没成事,垂头丧气的溜哒回来了,顿时坐实了众修心中那“废物”、“没用”“可笑”的印象。

但到了此时,群修被袁碧毡所慑,无一人敢出头,这小子却又大摇大摆的站了出来,倒让众修有了一点改观,别的且不说,这厮胆子还是很大的嘛,颇有种为了那啥连命都不要的狠劲,当然了,这“大胆”的印象,其实也带着一股子傻劲,就不知道这样会惹祸么?

迈着八字步往台上走,那站在殿中的海蛇精也有些惊讶的看着方行,似乎没想到这个她一赶看不上眼的方日天方道友敢在此时站出来,一时忘了闪开,方行直接一巴掌拍在了她屁股,将海蛇精打到了一边,还斜着眼来了句:“瞎了你的狗眼,不知道给你家大爷让路?”

海蛇精又气又急,脸都憋红了,只是在这种场合,却恨恨的不敢吱声。

“这位道友,你勇气可嘉嘛……”

袁碧毡见真的有人敢上台来,而且是那个先前一直在台下乱叫的家伙,眼睛便眯了起来,森然说了一句,声音里的杀气却不加掩饰,冷的像冰窟里捞出来的。

方行瞪了他一眼,看着龙女道:“公主,他吓唬我!”

……

……

袁碧毡一下子搞了个大红脸,殿内众修也尽皆无语。

袁碧毡在威胁方行自然是个人都能看出来,只是谁又会说的这么直白?

尤其是龙女,在微微一怔之后,脸上便已现出了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轻飘飘的瞥了方行一眼,便看向了袁碧毡,淡淡道:“袁公子,我知道你们神州袁家乃是不可小觑的古世家,倒也没想过你的本事这么大,你这是不把我放在眼里,却要在我这红红之会上耍威风么?”

袁碧毡脸色有些尴尬,忙道:“是这位道友误会了,袁某只是佩服他的勇气而已,这第三件异宝,连我也看不出端倪,这位道友却敢上台,说明眼力不错嘛……”

口中说的客气,望向方行的眼神已是异常怨毒了。

他这眼神,这殿内众修见了都感觉心寒,像有刀锋指在眉间。

方行却浑然不觉,嘿嘿一笑,道:“你看不出来那是你蠢,不代表小爷看不出来啊!”

竟然敢直接骂自己蠢!

袁碧毡气极反笑,心间杀意已定,索性洒脱的往几前一坐,冷笑道:“那就请吧!”(未完待续。。)
        >show_style();
         >show_style2();
        
style="font-size:12px;" href="/xiaoshuo/18/18746/6754478.html"  id='pager_prev' ss='pre'>上一页   href="/xiaoshuo/18/18746/"  id="pager_current" ss="back">返回目录   href="/xiaoshuo/18/18746/6754480.html"  id='pager_next' ss='next'>下一页

type="text/javascript" src="/new/js/pagebottom.js">
        
         >show_style3();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