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6章 我想做点不一样的事(3)

投票推荐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穿越绝色毒妃:凤逆天下校花的贴身高手纨绔仙医:邪帝毒爱妃我真是大明星空姐的贴身高手我的老婆是双胞胎御前侍卫

    这个晚上,穆司爵睡得格外安心。【风云小说阅读网www.】

    这段时间以来,这是他第一次这么满足的躺下,又这么安心的醒来。

    晨光悄然铺满房间,窗外寒风猎猎,室内却温暖如春。

    穆司爵突然明白过来,或许,只要最爱的人在身边,任何时候都可以是好时节。

    就像这一刻

    他怀里被许佑宁填得满满的,只要低一下头,他就可以看见许佑宁熟睡的容颜。

    遇到许佑宁之前,穆司爵可以做很多事情,但是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想要什么。

    而现在,他知道了

    他要的,不过是余生的每一天早上,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许佑宁都这样躺在他身边。

    这就是他最大的满足。

    想着,穆司爵圈住许佑宁的腰,在她的额头落下一个吻。

    许佑宁就像察觉到什么一样,恰逢其时地睁开眼睛。

    许佑宁明显刚睡醒,整个人慵慵懒懒的,眸底还布着一抹朦胧的睡意。

    穆司爵看着她,唇角抑制不住地微微上扬:“早。”

    “早啊。”许佑宁的声音带着晨间独有的娇软,动了动,整个人趴在穆司爵的胸口,看着外面的阳光,感慨道,“今天的天气应该很好。”

    穆司爵顺势问:“下去逛逛?”

    “唔!”许佑宁一下子清醒了,坐起来,兴致满满的看着穆司爵,“好啊。”

    两人洗漱好后,出来换衣服。

    许佑宁穿了一件羊绒大衣,末了,说:“我准备好了!”

    穆司爵打量了许佑宁一番,拿了一条米白色的围巾,把许佑宁的脖子围得“水泄不通”。

    许佑宁皱了一下眉

    她一直觉得,除了保暖之外,围巾唯一的用途就是用来拗造型了。

    但是,不管做什么用途,都改变不了围巾有点碍事的事实。

    所以,她一直都不太喜欢围巾。

    穆司爵前手刚刚帮她围好,她后手就想脱下来扔回衣柜里面。

    穆司爵察觉到许佑宁的意图,眼明手快地按住她的手,命令道:“没有我的允许,不准拿下来。”

    “”

    如果是以前,许佑宁还可以和穆司爵斗几个回合。

    但是现在,她知道,她无论如何都不是穆司爵的对手。

    许佑宁赌气似的把围巾拉上来,遮住自己半张脸,“哼”了声,冲着穆司爵挑衅道:“那你也别想看见我了!”

    她并没有意识到,这样有多幼稚。

    穆司爵看着许佑宁的背影,迟迟没有说话。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无言以对,还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不过,看着许佑宁会无计可施到这种地步,他的心情莫名地变得很好是怎么回事?

    不管这是怎么回事,最后,穆司爵还是跟上许佑宁的步伐,和她一起下楼。

    脚步迈出住院楼的那一刻,许佑宁就知道,穆司爵替她做了一个正确的决定。

    今天的天气是真的很冷。

    如果没有围巾,以她现在的身体素质,根本抵挡不了这样的寒风。

    这时,又一阵寒风来势汹汹的迎面扑来,许佑宁忍不住往围巾里面缩了缩。

    穆司爵走过来,不由分说地把许佑宁圈进怀里。

    许佑宁瞬间感觉冷空气被挡掉了一半,于是改变方向,往穆司爵怀里缩。

    穆司爵故意问:“现在想看见我了?”

    许佑宁一直觉得,能屈能伸才算是一条好汉。

    她点点头,毫不避讳的说:“嗯哼,我改变主意了!你也知道的啊,女人都是很善变的!”

    “”

    穆司爵没说什么,只是勾了勾唇角,带着许佑宁朝着餐厅走去。

    早餐端上来的时候,天空突然飘下雪花。

    “哇!”许佑宁忍不住惊叹了一声,“今年市下雪好像有点早。”

    去年的冬天,许佑宁也是在市度过的。

    她记得很清楚,去年的初雪比今年晚了一个多月。

    穆司爵对这些细枝末节没什么印象,淡淡的说:“早一点晚一点,不都一样?”

    “不一样啊。”许佑宁看着穆司爵,若有所指的说,“记忆会不一样。”

    穆司爵突然开始怀疑什么,对上许佑宁的视线:“你记得去年第一场雪是什么时候?”

    “当然记得。”许佑宁脱口而出,“那个时候我跟你在一起。”

    所以,她才记忆深刻,至今不忘。

    说到这里,许佑宁突然有些庆幸。

    去年的这个时候,她一度以为,那是她和穆司爵一起度过的最后一个冬天。

    可是,今年冬天,他们依然在一起。

    这已经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吧?

    穆司爵并没有察觉到许佑宁复杂的心理huó dòng。

    但是,他很满意许佑宁这个dá àn。

    两人吃完早餐,雪已经越下越大了,花园里多了不少出来玩雪的病人,不管是上了年纪的老人和稚嫩的孩子,他们看起来都很开心。

    许佑宁心动不已,蠢蠢欲动的想要出去。

    穆司爵及时阻止,说:“你不能去。”

    许佑宁心有不甘,直接问:“为什么?”

    穆司爵的语气突然软下来,几乎是哄着许佑宁说:“等你好了,我再陪你去。”

    “”

    许佑宁所有的不甘一下子消失了。

    是啊,不管穆司爵做什么,目的都是为她好。

    这样的天气,确实很考验她的身体素质,不能出去,和穆司爵待在一块也很好啊!

    穆司爵想到什么,拉起许佑宁的手,带着她往餐厅后面的一个角落走去。

    许佑宁边走边好奇,戳了戳穆司爵:“你要带我去哪里?”

    餐厅不大,说话间,他们已经到了。

    穆司爵示意许佑宁:“往前看。”

    许佑宁的视线越过透明的玻璃窗,花园角落的景观就映入她的瞳孔。

    这种时候,人都聚集在花园的中心地带,这样的小角落没有一个人影。

    也因此,这里的雪花已经堆积起来,白茫茫的一片,看起来像一个隐藏的仙境。

    许佑宁惊喜又好奇的看着穆司爵:“你怎么发现这里的?”

    “偶然。”穆司爵看了看时间,“在这里呆一会,再过十分钟,我们回病房。”

    许佑宁突然记起什么,提醒穆司爵:“你是不是要去公司了?”

    “我今天不去公司。”穆司爵看着许佑宁,“不过,你需要休息。”

    许佑宁张了张嘴:“我”

    穆司爵直接打断许佑宁的话:“不可以。”

    “”

    许佑宁没想到穆司爵会这么果断。

    不过,这也说明了,这种时候,她和穆司爵说什么都是徒劳无功。

    所以,她还是珍惜仅剩的十分钟吧。

    穆司爵言出必行,十分钟一到,立刻带着许佑宁回住院楼。

    餐厅距离住院楼不远,但是一路上风雪交加,空气像一把冰冷的利刃,几乎要划破人的皮肤。

    许佑宁一个劲地往穆司爵怀里躲,人几乎要钻进穆司爵怀里去了,一边吸气一边自我安慰:“其实,这种天气还是有好处的,你觉得呢?”

    穆司爵护着冷得发抖的许佑宁,好笑的说:“我没看出来。”

    许佑宁一把抱住穆司爵,声音拔高了一个调:“可以拉近人和人的距离啊!”

    穆司爵笑了笑,不置可否,加快步伐带着许佑宁进了住院楼。

    住院楼内暖气充足,许佑宁从穆司爵怀里钻出来,松了口气,说:“感觉就像重新活过来了。”

    穆司爵正想带着许佑宁进电梯,宋季青就恰逢其时的从电梯里面出来。

    昨天晚上,宋季青和穆司爵才互相挑衅过。

    今天看见穆司爵,宋季青一秒进入战斗状态,看着穆司爵

    穆司爵松开许佑宁,说:“你先上去,我和季青说点事。”

    许佑宁很想问,穆司爵是不是要找宋季青算账了?如果是,她可不可以围观一下?

    可是,宋季青好歹是她的主治医生,为她的病情忙得焦头烂额。

    可以说,宋季青希望她好起来的心情,一点都不比穆司爵少。

    所以,这种时候,她还是不要围观了,显得很不上道。

    “好。”

    许佑宁点点头,进了电梯。

    宋季青已经蓄满底气,开始质问穆司爵:“这么冷的天气,你还带佑宁出去?”

    “出去吃个饭。”穆司爵淡淡的看着宋季青,“还有事吗?”

    当然有。

    但是,电梯门外,不适合谈正事。

    宋季青沉吟了两秒,说:“去我办公室吧。”

    进了办公室,宋季青示意穆司爵坐,这才缓缓开口,说:“佑宁目前的身体状况,可能连这样的天气都扛不住,你们尽量少去室外。”

    “我知道。”穆司爵直接进入正题,“你是不是要和我说佑宁手术的事情?”

    “”宋季青双手交叠,沉重的点点头,“佑宁的预产期很快了。”

    许佑宁和她肚子里的孩子,马上就要迎来人生中最艰难的一战了。

    “”穆司爵一时没有说话。

    宋季青为了缓解气氛,稍微转移了一下话题,说:“有一个好消息,昨天没来得及跟你说,现在告诉你吧”

    穆司爵只是淡淡的“嗯”了声。

    宋季青深吸了一口气,笑着说:“昨天帮佑宁做检查的时候,我让妇产科的医生看了一下胎儿的情况。小家伙的情况完全出乎我们的意料他很好,各项指标甚至比一般的胎儿还要好。我可以明白的告诉你,这个孩子有很大的几率可以平安的来到这个世界。”

    如果许佑宁和正常的孕妇一样,那这只能算是一个好消息。

    但是,许佑宁这样的状况,这对穆司爵来说,就是一个欣慰。

    这个消息,足以让穆司爵对一切都怀抱更大的希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