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_第1905章 真汉子

投票推荐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手机阅读

推荐阅读: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穿越绝色毒妃:凤逆天下校花的贴身高手纨绔仙医:邪帝毒爱妃我真是大明星空姐的贴身高手我的老婆是双胞胎御前侍卫

“邢修竹……”

郑乾目光盯着这个名字,还有那旁边的一个小框框里面显示出来的证件照,模样还挺俊朗,如果光看这一张照片的话,谁知道他就是那个疯癫道人啊!

“衡阳城天水村人!”

郑乾继续看了下去,将这些资料都记了下来,这才悄然离开。

他没有停留,连夜便是和星鳞一起去了天水镇。

郑乾和星鳞到了天水村的时候,外面的天色也亮了起来。

郑乾走了过去,迎面便是碰到一名准备下地干活的夫妇。

“大爷,请问一下,你们村里,有没有一个叫邢修竹的啊,我是他的一个朋友,好多天没看到他了,所以来……”郑乾热情的打招呼。

可一句话还没说完,那对夫妇就像是见鬼了一般,赶忙摇头,“没有,没有,我们村没有邢修竹!”

说着,其中那中年男人还抓着锄头,一脸警惕之色,嘴里喝道:“你还不走,再不走,我就喊人了!”

郑乾一滞,这反应已经完全能够证明一件事情了。

邢修竹就是这村的,只不过,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罢了……

看着那中年男人脸色警惕,郑乾也知道不好强闯,于是和星鳞退走了。

并未走出多远,郑乾便是停下脚步。

“既然对方不说,那我们就用自己的方法寻找吧!”郑乾看着前方的天水村,缓缓道。

很快,他便是再次和星鳞进了村,这一次,郑乾没有去问人,而是利用神识读取记忆。

当郑乾的神识侵入那些人的记忆之中的时候,他顿时愣了一下。

因为,他发现,这天水村的村民的记忆,有着被抹除的痕迹。

“果然有问题!”

郑乾不知道抹除了什么东西,但是关于邢修竹的事情却还有。

那就是邢修竹的确是天水村的人,房子就在村子里,而且,邢修竹还是天水村第一个考上大学,走出去的农门孩子,是全村的骄傲。

但这种骄傲并没有持续多久,邢修竹毕业之后,他没有去工作,反而去了一个荒败的道观做了道士。

这一来,直接将邢修竹的老父亲给气死了。

而邢修竹在刚出生的时候,母亲便是撒手人寰,直接去了。

这倒好,父亲也气走了。

如此一来,邢修竹便是从天水村的骄傲成了天水村的耻辱。

郑乾慢慢明白了一些,难怪这些人如此忌讳邢修竹,但是这些村民的脑海之中被抹掉的记忆,是什么呢?又是谁出手抹掉的呢?

他不知道。

郑乾和星鳞离开了小村子,他隐隐中有种感觉,揭开这一切的谜底的,最终的答案,应该在邢修竹当初去的那个荒败无名的道观!

顺着山路上去,郑乾和星鳞来到那荒败道观的时候,落日西沉,火红色的夕阳照射而来,映照在那荒败的道观之上,将影子拉长,更增添了一丝凄凉。

从村民的记忆之中,郑乾知道,这道观之中原本有一老道的,只不过,在邢修竹来道观的第三年,老道便是也去了,从此就只有邢修竹一人了。

郑乾站在荒败的道观门口驻足观望,初一看,还没啥,但就在郑乾准备抬脚进去的时候,却是脸色大变,赶忙提醒星鳞后退。

星鳞一脸迷糊,“怎么了?”

郑乾眉头紧锁,盯着那前面的荒败的道观,神情,比起之前面对那邵祖爷的绝地困龙阵还要凝重不少。

他没有回答星鳞的话,而是自己目不转睛的看着,一边还在不断的盘算着。

终于,郑乾长舒一口气,嘴里叹道,“真是没想到,这世间,竟是还有如此奇人!”

星鳞更迷糊了,一脸不解。

郑乾顿了顿,走到那荒败道馆的侧门位置,他蹲下身子,用手轻轻拂过地面之上的台阶石板之上的泥土草叶,出现了一块可以扣动的石板。

“吱呀!”

郑乾将那石板抓了起来,里面,安静的躺着一个木盒,而木盒之中,正是第三本时卷。

跟着那时卷一起的,还有着一封信,落款是邢修竹!

星鳞虽然好奇郑乾怎么知道,这道观后门的位置藏着时卷,但是她看到郑乾凝重的模样,倒也是没有打扰郑乾。

半晌,郑乾放下手中的那封信,一切都明了了。

原来,早在邢修竹读大学的时候,那时候,郑乾的还并未得到那个二手山寨机,也没有连接地府朋友圈。

邢修竹一次意外,来到了这道观之中,见到了之前的那个道人,名为一道人。

看到邢修竹过来,一道人给邢修竹批命,如果他不来这道观接替的话,整个天水村的人都会在不久之后遭难。

邢修竹的反应和其他人都差不多,认为这一道人是骗子。

但是时间过去不久,天空便是连续下了大半个月的大雨,天空低沉昏暗,让人分不清楚是白天还是黑夜,电闪雷鸣。

终于一天晚上,天空之中飘下来一朵黑云,那云层之中便是夹杂着一本时卷。

这时卷裹挟着浓重的祟气,那时候,地球尚未异变,寻常普通人哪里能够抵挡得住祟气的侵蚀,没多久,整个村子的人便是都出现了不同的病症,当时大家都怀疑是这半个月的大雨的原因。

但是邢修竹却是想起来那一道人的话,赶忙去找他。

一道人带着邢修竹,夜晚在村子东头的一棵老树之下挖出了一本时卷,也就是郑乾手上的这本。

第二天一早,村子里面的人便是奇迹般的都痊愈了,没有丝毫的问题。

也正是因此,邢修竹相信了一道人,决定等大学毕业之后,来接替一道人。

但因为此事事关重大,他没办法和那些人解释,就算是解释了,恐怕也没有人会相信,还会将他送进精神病院吧。

邢修竹的一意孤行,气死了老父亲。

但是一道人却利用秘法招来了邢修竹的魂魄,邢修竹越发相信一道人不一般了。

邢修竹取得了死去的父亲的原谅,更加坚定在这道观了。

但时间并未平静多久,三年之后,一道人撒手人寰,临终前,留下一句话,一定要将这时卷留好,将来会有人来取走的。

为了完成师傅的遗愿,邢修竹开始四处游荡,寻找那个有缘人,甚至,当天地异变来临,为了防止时卷的事情泄露,邢修竹还磨掉了那些村民关于多年前那大半个月的磅礴大雨,电闪雷鸣的记忆。

看到这里,一切的疑问慢慢揭开了,饶是郑乾堂堂七尺男儿,也是不禁眼眶泛酸……

“邢修竹乃真汉子,在那种环境之下,他没有其他的办法,只能将所有的苦痛伤累一个人扛着,为的就是保全天水村所有的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